Torsche Manor

新浪@摄论太宫,
百度@橘淡香,
PP用笔名:柚木枝。

存文地(?)
陆陆续续搬过来(・・;)

©Torsche Manor
Powered by LOFTER

【PP·狡宜】《Special Stress Care》拾

***


——拾——


“等等我……”

伴随着梦呓,五指在虚空中焦急地想要抓住什么。

狡啮下意识地握住那只手,却惊觉宜野座用了相当大的力气,仿佛生怕会被甩开。

紧接着更是激烈挣扎起来,仰起脖颈大口喘着气。

做噩梦了吗?来不及细想,狡啮一把将他纳入怀中,轻拍背脊替他梳理着呼吸。

“没事的……冷静点,宜野?”

“狡……啮……”

狡啮一瞬睁大了眼睛。

——这家伙……梦到我了?

“我在这……没事了。”

“……别离开我……”

宜野座带着痛苦的呢喃,将狡啮构筑起的心理防线一击粉碎。

紧紧搂住怀里的身体,甚至顾不到力气太大会将宜野座弄醒,不这么做便忽视不了自身的颤...

【PP·狡宜】《Special Stress Care》玖

***


——玖——


无声搭上狡啮的手背,宜野座的暗示直白得让狡啮有些讶异。

“想射了吗?”

“差不多……快点。”

“是是,交给我吧。”

自己也撑不了多久了,狡啮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同时又再截住了宜野座微张的嘴唇。宜野座闪躲,他便追上去,霸道地封住所有退路。

口腔被撬开,声音无处躲藏,带着呜咽的一声低吟让两个人都吓了一跳。趁着狡啮愣住的空隙,宜野座迅速扭开头,为了不让狡啮再次得逞,干脆扣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肩头。

喂喂……这真是……狡啮无奈地同样将下巴抵在了宜野座的肩上。

怀里的身体突然绷紧,热液迸射溅上掌心,近在耳畔的急促喘息让狡啮多一秒都坚持不下去,紧跟着...

【PP·狡宜】《Special Stress Care》捌

***


——捌——


嘴唇落入一片湿热之中。

鼻端漂浮着狡啮身上的烟草味。

狡啮粗重的鼻息熨烫着脸上的皮肤。

宜野座紧紧闭着双目,拒绝去面对一帘之隔外的一切。


直到氧气被掠夺殆尽,让他不得不开始挣扎。

狡啮很干脆地放开了他,大约给了十秒钟休息时间,立刻又夺走了他呼吸的自由。

不厌其烦地啃咬着,甚至撬开牙关侵入口腔,去捕捉瑟缩起来的柔软舌头。

气味、呼吸、意识,全部都想掠夺。

包括这个人。


“宜野……”

顺着嘴角一路吻下去,脖颈处的肌肤舔得濡湿,喉结轻细地颤动。锁骨凹陷出优美的轮廓,埋藏在单薄皮肤下的骨头,用自己的舌来慢慢...

【PP·狡宜】《Special Stress Care》柒

***


——柒——


坐上床沿,狡啮将所有不该看的都背到了身后,无论是残留在脸上的慵懒,还是沾染在身上的痕迹。

他只当宜野座还没缓过神来,倒没发觉背后那双眼睛早就睁了开,氲着点水汽显得比平常柔和了许多。

“狡啮。”

宜野座突然出声,竟把横在视线里的背影惊得一震。

“啊啊……现在感觉怎么样?”

“……不算坏。”

狡啮只是低声笑了笑。

“狡啮?”

直觉不太对劲,宜野座一翻身坐了起来。抓过睡袍迅速披上身,再将挂在脚踝上的西装裤连着弄脏的内裤一同踢下来,直到系起腰带,狡啮始终背对着他,似乎在回避着什么。

宜野座皱着眉对着狡啮的方向上下扫描了一遍,思索片刻,重点瞄...

【PP·狡宜】《Special Stress Care》陆

***


——陆——


既来之则安之,可以一言以概括宜野座伸元对性的态度。

既不是厌恶、恐惧性的禁欲主义,也不抱有过多的渴望,可以说他只是单纯的因为忙于工作而无暇顾及这方面的问题。

但是因此而造成的经验不足也是事实。

面对狡啮这样的老手,可谓毫无招架之力。


这个时代的人若对人类最原始的欲望有所需求,除了向恋人提出邀请、在合法的前提下满足之外,求助于专门的护理部门也是一种选择。戴上虚拟影像的向导头盔,设定好符合自己爱好的虚拟角色形象,接下来一切都交给机器。

与其因欲求不满而造成对心理的影响,定期护理反而受厚生省所推崇。

然,宜野座接受那方面护理的次...

【PP·狡宜】《Special Stress Care》伍

***


——伍——


房间的光线度在狡啮征求了宜野座的同意后要求AI家庭秘书调节成了夜间模式。

一沾上柔软的床面,坚守在体内的最后一丝气力终于也溃散殆尽,宜野座就着西装革履的模样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再动弹。

很快一只手探上了自己的额头,随后听到狡啮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所以都说了别把我当病人对待了。”

宜野座一扭头避开了狡啮的手。

“替换的衣服送来了,赶紧换了睡下吧。”

“等会吧……现在不想动。”

“那我帮你换。”


宜野座被架起来靠着床头叠起来的枕头重新放稳,动作轻柔小心,和眼前这个男人一点也对不上号。

对于狡啮慎也的异常,宜野座已经不想...

【PP·狡宜】《Special Stress Care》肆

***


——肆——


门外一声惊呼的同时,狡啮稳稳地接住了面前倾倒的身躯,面色沉着得似全不意外这种事态的发展。

手臂间感受不到丝毫抵抗的力道,宜野座也许是短暂地失去了意识,将全身的重量都负在了狡啮手上。

“你是三课的……”

趁着宜野座不能说话,狡啮和门口的人打了个招呼。

“啊,我叫百田!那个……宜野座监视官没事吧?”

狡啮看了看怀里还没缓过神的上司,装作一副为难的口气。

“你也知道,之前那桩大案子让一课忙了三天,几乎是人仰马翻了。我们执行官还好说,这家伙……啊不是,宜野座监视官因为必须陪着我们行动,连着三天几乎没怎么休息。昨晚貌似也加班到很晚,又不是工蜂,简直...

【PP·狡宜】《Special Stress Care》叁

***


——叁——


“……可恶!”

心脏的鼓动激烈到快要跳出来,狡啮咒骂了一声拔腿向楼梯跑去,从成推的铝桶间隙一眼便望见宜野座举着枪的模糊身影。


【犯罪指数328,执行对象,解除扳机锁栓。执行模式切换为LethalEliminator……】

只是盗窃而已,为何会有如此高的犯罪指数?

宜野座绷紧了神经与犯人对峙着,红着眼睛的犯人如困兽般低声咆哮,即使已穷途末路仍显得充满威胁。

这种场面下应该干脆地扣下扳机才对。

——不,狡啮不在边上,由自己执行抹杀的话,会对尚不稳定的犯罪指数造成影响。

——超过了28点而已,嫌犯在犯罪现场的犯罪指数升降幅度极...

【PP·狡宜】《Special Stress Care》贰

***


——贰——


宜野座一点也不想回忆昨晚的事。

那造成他失眠的元凶,一提起便有无止境的烦闷自胸口涌出。

见到他沉默,狡啮不知为何有点紧张,伸手便捉住他挡在额上的手拉开。四目相对,迷失焦点的瞳孔倏地抽紧,慢慢地又像被麻醉般松弛下来,好一阵安静后,才听宜野座叹了口气。

“犯罪指数稍微有点上升,也许是因为这次的案件。”

“上升了多少?”

“已经做过压力护理了,数值也回落了。”

“你……难道……”狡啮有些激动地圈紧了手掌中的手腕,“做了几次?”

“……三次。”宜野座的声音明显听上去底气不足。

“你是笨蛋吗!”

预料之中的怒吼,声波一直线穿透入脑,引起的头痛...

【PP·狡宜】《Special Stress Care》壹

*存文。2013.2.13~2.21

*原作向,时间设定狡哥降为执行官后不久,朱妹就任之前。(所以没有朱妹)

*这是最早的一篇,BUG略多……开坑的时候PP才播了一半,各种设定都不清楚,连狡宜两人是同学都不知道。(当然Dime也掉线了)

*狡哥OOC严重。(谁知道他最后能那么坑直接跑了)

*之前叫《S.S.C.》,不过普遍反映看不懂文名(忘记解释了),修完后干脆写明白吧……


————————————————————

《Special Stress C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