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sche Manor

新浪@摄论太宫,
百度@橘淡香,
PP用笔名:柚木枝。

存文地(?)
陆陆续续搬过来(・・;)

©Torsche Manor
Powered by LOFTER

【PP·狡宜】《Special Stress Care》玖

***


——玖——

 

无声搭上狡啮的手背,宜野座的暗示直白得让狡啮有些讶异。

“想射了吗?”

“差不多……快点。”

“是是,交给我吧。”

自己也撑不了多久了,狡啮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同时又再截住了宜野座微张的嘴唇。宜野座闪躲,他便追上去,霸道地封住所有退路。

口腔被撬开,声音无处躲藏,带着呜咽的一声低吟让两个人都吓了一跳。趁着狡啮愣住的空隙,宜野座迅速扭开头,为了不让狡啮再次得逞,干脆扣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肩头。

喂喂……这真是……狡啮无奈地同样将下巴抵在了宜野座的肩上。

怀里的身体突然绷紧,热液迸射溅上掌心,近在耳畔的急促喘息让狡啮多一秒都坚持不下去,紧跟着释放了自己的欲望。

高潮的余劲还未过去,一声沙哑的轻唤透入耳膜。

“……狡啮……”

狡啮忍不住一个激灵,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宜野座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对于狡啮突然紧紧搂住自己倒回床上的行为,他只当是需求得到满足后的得寸进尺。

“喂,狡啮……”

“一会儿就好……再让我这么抱一会儿……”

“……你也适可而止一点。”

习惯性地抱怨着,身体却兀自放松了力道。

狡啮的头发在颈间轻轻磨蹭着,平缓的呼吸落在皮肤表面,心跳稳稳地传入自己的胸口。

久违的安全感。

人是容易孤独的物种,需要依靠他人的体温来温暖自己,通过他人的存在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然而这种与生俱来的集群倾向,自己却由于各种原因而始终违背着。

疏远身边的人,与执行官们划清界限。

抗拒着眼前这个人的过去和将来。

——今天果然还是被影响了吧,若是平常的自己怎么可能允许这种发展。

——可是,好暖和……

 

“宜野……再多亲一下……”

见宜野座迟迟未反抗,狡啮试探性地抬头瞄了一眼。

宜野座却已然在他怀里睡着了。

 

狡啮自嘲地牵起嘴角。

“真险啊……”

生怕吵醒他,狡啮小心翼翼地撑起身子退开,卷起一角薄被替他掩上。

吩咐AI家庭秘书略微调高了室温,再申请了一套客用睡衣,这些要求都在二级访客权限的实现范围内,甚至卫浴、厨房、娱乐设施等也都可以使用。

宜野座对于访客权限的划分,一级为短时会客,二级为短期留宿,三级是几乎用不到的长期借宿。根据AI家庭秘书的反应,看样子所有的设定仍旧维持着以前的样子。

这样的话,书籍借阅应该也是自由的。淋浴完毕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狡啮靠在卧室门外随口问着。

“有什么书能看吗。”

【您想阅读吗?这里是数据库中保管的书籍名单,选择好书名后即可将存档发送至您的携带终端上——】

“啊……不要下载的,有实体书吗。”

【这个有一点为难啊,宜野座伸元先生平常更习惯于阅读电子书籍,所以实体书的选择十分有限。您确定吗?】

“嗯,什么都好,只要能拿在手里打发时间。”

狡啮更喜欢纸质的书,书页在手中唰啦翻动的时候,心也能跟着沉淀下来。

虽然卧室里光线昏暗,现实时间其实只有下午四点,没有宜野座的陪同狡啮也无法一个人回警局,更重要的是他还不太放心宜野座的状况。因此他需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结果宜野座放实体书的地方也和过去没什么改变。

的确是堪称贫瘠的书量,和记忆中的书单相差无几,连排列的顺序都不曾变动过。

书柜底层赫然压着一本《犯罪心理学》,瞬间吸引了狡啮全部的注意力。

这家伙还会看这种书……?

拾起来粗略翻了翻,狡啮陷入了一种混杂着愕然的心痛之中。

 

书页中夹着一张照片,是自己和佐佐山。

狡啮再熟悉不过的画面,自己宿舍的墙上也贴着一模一样的照片。

拍摄这张照片的人的确是宜野座。并未参与到镜头中,而是以观察者的身份默默地站在另一边,对着两个人的笑容按下了按钮。

 

随着佐佐山的死,狡啮将自己关入了仇恨的囚笼。

对于宜野座态度的剧变,他不解过,恼怒过,伤心过,最后终于能够释然。

然而他早该知道的,以宜野座的性格。

他只是选择了与自己不同的另一座独木桥。

用冰冷、严厉、刻意维持的距离,来掩饰自己身上名为自责的枷锁。

“……那个笨蛋。”

可是,自己又有什么立场。

 

“呐,宜野,我当了执行官之后才开始察觉……”

盘腿坐在宜野座身边,沉睡的容颜太过无防备,狡啮忍不住伸手抚摸着那头秀发,对着平缓的呼吸声自言自语。

“执行官啊,的确和监视官看着不一样的东西……

“因为靠的太近了。当真相的气息就漂浮在鼻端,便忍不住想要一举揭发出来,什么都不管不顾,一直线闯入黑暗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往往已经分不清原本的方向了。

“这个时候,能够提醒自己身在何处的,只有系在脖子上的锁链——也就是监视官的存在。

“你说的没错,我没能拉好佐佐山的链子,作为监视官我是失职的。

“所以我选择了接替他的位置,他没能揭露出的东西,我要帮他找出来。”

狠戾的神情在沉默许久后才渐渐缓和下来。

“老实说,你能维持着现在的态度,对我来说还挺合意的……不管怎么说,我的痛苦不想让你也经历一次呐。

“不过我大概已经无法靠自己的意识去左右这些事了,接下来只能看你自己了。

“好好地控制住我的行动,不让那家伙的事再重演。万一出了差池……至少也不用为了我太为难自己。”

睡梦中的宜野座无意识地对外界声源做着反应,略微皱了下眉。狡啮微笑着替他揉了揉眉心,口中吐出的却是残酷的句子。

“你说过吧,人类会习惯于身处的环境,慢慢改变自己。我在渐渐习惯着执行官的模式,你习惯得如何了?现在这种监视官的模式。

“就算眼下还在勉强伪装,总有一天也能变成条件反射吧。

“在真的出什么状况之前,快点让自己习惯起来……”

凑近微张的唇,狡啮轻轻吻了上去,只为感受对方的呼吸般悬停在唇瓣相贴的程度,良久良久,告别一般的虔诚。

等到他终于直起身来,一直安稳睡着的宜野座突然打了个寒颤,向着身体抽离的方向伸出手。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