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sche Manor

新浪@摄论太宫,
百度@橘淡香,
PP用笔名:柚木枝。

存文地(?)
陆陆续续搬过来(・・;)

©Torsche Manor
Powered by LOFTER

【PP·狡宜】《Special Stress Care》捌

***


——捌——

 

嘴唇落入一片湿热之中。

鼻端漂浮着狡啮身上的烟草味。

狡啮粗重的鼻息熨烫着脸上的皮肤。

宜野座紧紧闭着双目,拒绝去面对一帘之隔外的一切。

 

直到氧气被掠夺殆尽,让他不得不开始挣扎。

狡啮很干脆地放开了他,大约给了十秒钟休息时间,立刻又夺走了他呼吸的自由。

不厌其烦地啃咬着,甚至撬开牙关侵入口腔,去捕捉瑟缩起来的柔软舌头。

气味、呼吸、意识,全部都想掠夺。

包括这个人。

 

“宜野……”

顺着嘴角一路吻下去,脖颈处的肌肤舔得濡湿,喉结轻细地颤动。锁骨凹陷出优美的轮廓,埋藏在单薄皮肤下的骨头,用自己的舌来慢慢品尝。

宜野座突然产生了错觉,自己现在的处境正如野兽爪下的战利品。

热度覆盖到了胸口,吮吸造成的刺激让宜野座浑身一个激灵,很快另一边也落入了手指的玩弄。

“你做什么……”

“宜野……我想要你。”

宜野座一瞬瞪大了眼睛。

“让我抱你……”

“混蛋……我不是女人!”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宜野座猛地把狡啮从自己身上推开一臂远,接着一拳捶在狡啮胸口,总算是让狡啮停了下来。

盯着自己的那双眼,布满了如梦初醒般的震惊之色。

 

“我知道……抱歉。”

狡啮用手蒙上自己的眼睛,强迫自己清醒似的反复揉搓着。

“有点失去理智了……抱歉,给我两三分钟冷静一下……”

粗重的喘息,紧扣泛白的指节,不知重复了几次的道歉,无不鞭笞着宜野座的愧疚感。

——自己在介意些什么,又不是女人,不存在贞操之类的概念吧。

——这家伙当了执行官之后没法随意外出,积攒的压力光靠在训练室发泄也有个限度。

——不管怎么说,变成这样自己有责任。

叹了口气,宜野座伸手又将狡啮揽回了自己胸口,仿佛安抚着宠物的情绪般轻轻抚摸着狡啮的头发。

“冷静点,别因为这种事让自己混乱起来,好像笨蛋一样。”

“宜野……?”

“我有点反应过度了,也应该考虑一下你的情况。”

“喂……”

“你要是真的想抱女人,用换装设备全身投影一下不是不能满足你,只是数据需要上网找……”

“……宜野。”

狡啮有些不愉快地打断了他。

“你和我一样是男人,我知道得清清楚楚。”

“那为什么……难不成现在才告诉我,其实你对着男人也行?”

“也不是这样……可恶,我也不知道哪里出问题了,太奇怪了,好像被蛊惑了一样。”

“……别找借口了,不就是单纯的压抑太久饥不择食吗。”

 

为什么狡啮会趴在自己胸口,为什么自己的手指停不下来一遍一遍梳理着头发的动作。

变得奇怪的难道不是自己吗……影响了狡啮的难道不是自己吗。

贴合在一起的两个人的欲望,热度和坚挺早已不相上下。

别找借口了。

压抑太久的明明就是自己。

 

“呐,狡啮。”

“嗯?”

“想做就做吧。”

“……喂!那样你不就……”

“不用操心,我不会因为这种事就让自己的PSYCHO-PASS浑浊的。”

“笨蛋……问题不在这吧。”

狡啮撑起身来认真地看着他。

“你准备第二天怎么面对我,侵犯了你的潜在犯,还是被你用身体施舍了的丧犬?”

宜野座无言地蹙起了眉。

“无论哪边都糟透了吧。刚才是我脑子短路了,差点铸成大错,多亏了宜野能制止我……不愧是监视官啊。”

“不是说漂亮话的时候吧……”

关键问题要怎么解决,宜野座用眼神质问着狡啮,却没想到狡啮突然伸手箍住了两个人的下体,毫无预警的强烈刺激让宜野座差一点失声喊出来。

同时,鼻梁上的眼镜被夺走,专制的吻重新落回唇间。

 

这家伙……还来?!

下意识推着狡啮贴近的身体,却由于下身涌起的酥麻感而浑身无力。狡啮拢起他的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凑过去一下一下啄吻起来,这一举动几乎让宜野座浑身僵硬。

“……这种行为,到底有什么意义……”

“唔……当然是诱惑你。”

“什么……”

“如果宜野能成为‘共犯’……刚才的担心也就一笔勾销了。”

“少做梦了!我只是……”

“我知道,只是顾虑着我的PSYCHO-PASS,勉强着自己罢了。”

心脏隐隐刺痛,嘴角却不自觉翘起来。

“那么,就当成气氛的调节如何。我不想把宜野当成单纯发泄欲望的对象,至少也得营造点氛围……监视官阁下应该不会吝啬于这点配合吧。”

 

眉心、眼尾、鼻尖、嘴角,用这双唇一一描绘过。

因为心知再没有第二次机会,借着冠冕堂皇的理由至少也要牢牢记住。

宜野座显然对这种温柔十分抵触,本能地逃避着、害怕着。

也许这份暧昧的感觉会动摇他心底对这场肌肤之亲的定义吧。

这家伙绝不可能接受和潜在犯‘同流合污’。

只要自己仍是执行官之身,对他出手就等于亲自将他逼入沼泽。

 

然而渐渐地狡啮开始意识到,无论是推拒着自己的手臂,还是夹在身侧时不时绷紧的膝盖,亦或无意识地浮起的腰杆,都感受不到什么力道。

宜野现在太过虚弱了。

……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抱歉……宜野。”

撑起上身定定地看着那张因情欲而红润的脸庞,脑中的恶魔却反而溃散无形。

“……?突然说什么……”

“没什么……”

收起所有多余的戏弄,狡啮圈住两个人的中心随即摆动起自己的腰。

激烈的快感自紧贴厮磨处蹿升而起,呼吸中酝酿已久的热度一瞬点燃,汗水滴滴溅落,狡啮毫不吝啬于表达自己的享受,时不时从喉间滚动出低吼。

相反的宜野座就要压抑许多,除了混乱的呼吸尾端偶尔不小心牵出的高音,泄露出身体亢奋着的事实。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