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sche Manor

新浪@摄论太宫,
百度@橘淡香,
PP用笔名:柚木枝。

存文地(?)
陆陆续续搬过来(・・;)

©Torsche Manor
Powered by LOFTER

【PP·狡宜】《Special Stress Care》柒

***


——柒——

 

坐上床沿,狡啮将所有不该看的都背到了身后,无论是残留在脸上的慵懒,还是沾染在身上的痕迹。

他只当宜野座还没缓过神来,倒没发觉背后那双眼睛早就睁了开,氲着点水汽显得比平常柔和了许多。

“狡啮。”

宜野座突然出声,竟把横在视线里的背影惊得一震。

“啊啊……现在感觉怎么样?”

“……不算坏。”

狡啮只是低声笑了笑。

“狡啮?”

直觉不太对劲,宜野座一翻身坐了起来。抓过睡袍迅速披上身,再将挂在脚踝上的西装裤连着弄脏的内裤一同踢下来,直到系起腰带,狡啮始终背对着他,似乎在回避着什么。

宜野座皱着眉对着狡啮的方向上下扫描了一遍,思索片刻,重点瞄了瞄某个部位。

然后叹了口气伸手过去。

手腕当即就被截住,狡啮掌心的炽热和自己久露空气中肌肤的微凉,明显的反差让两个人皆是一愣。

“宜野……和你没关系,别做多余的事。”

狡啮努力压抑着的情欲,透过沙哑的声音无所遁形。

 

“……多余的事?”

宜野座猛地抽回手,另一只手冷不防拍向狡啮的胸口。狡啮本就心神不定,在这一拉一推之间轻易就往后倒去。

“双重标准定得漂亮啊,狡啮慎也。自己刚做完‘多余的事’这么快就忘了吗。”

穿着黑色睡袍的宜野座,带着隐隐愠色站在狡啮面前,居高临下地审视着他。

“自说自话闯进我的卧室,擅自脱掉我的衣服,摆弄我的身体,甚至强迫我射出来。这一连串不合理到粗暴的行为,用一句‘这是为你好’就企图让我全盘接受了。现在立场换过来,靠轻描淡写的一句‘多余’就想了事吗?”

狡啮一脸愕然地仰视着宜野座尖削的下巴和泛着冰冷光泽的镜片。

——把这一连串行为转换成语言,再用这种表情说出口来才叫不合理到粗暴吧,宜野座监视官?

“呵……你不用睡了吗?”

“拜你所赐,现在一肚子火气睡意全无了。”

“那还真是对不住。”

不妙了啊……

狡啮在心里悄悄拉着警报的弦。

活跃在脑海中的怪物,也许已经关不住了……

 

撑起上半身,狡啮朝着表情严肃的上司露出轻浮的笑意。

“于是你准备拿我怎么办,监视官阁下?”

宜野座盯着他沉默了会儿。

“把衣服脱了。”

“……哈?”

“我说把衣服脱了,我这里可找不出第二套通勤服给你。”

“宜野……你来真的?”

宜野座终于有些不耐烦,一把扯过狡啮的领带:“啰嗦死了,现在才想起来装绅士?”

两只手迅速将狡啮身上的布料层层剥除,好似脱的是自己的衣服般不带一丝情感。狡啮几乎愣在了原地,直到腰间感受到皮带抽离的微痒,突然回过神来的狡啮赶紧一把抓住宜野座的手。

“喂!你没有义务特地做这种事……”

“你也一样没有不是么。”

平静地推开狡啮的手,宜野座垂着眼帘继续着手上的作业。

“我不想欠人情,本来你会变成这样也是因为我。”

 

狡啮慎也这辈子都想不到,有一天这个叫宜野座伸元的男人会坐在自己双腿间的地板上,并且手里握着自己的分身。

身体早已进入兴奋状态了,从先端淌下的透明液体黏得下身湿滑一片,宜野座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用手一上一下持续套弄着。淫靡的水声从指缝间毫无保留地漏出来,仿佛一根银丝一遍遍割划着狡啮的神经。

对宜野座来说,连自渎的经验都算不上丰富,大约只能凭借方才狡啮给予自己的刺激,回忆着应该碰触哪里才能生成足够的快感。如果在尝试了某个区域后狡啮的呼吸加重了,那么这里就作为样本点暂时记录在脑中。

只是和犯罪指数会传染的性质如出一辙,这种从经验中学习快感的方法,不知不觉终将引火上身。宜野座一心专注于眼前的任务,以至于全然不觉自己脸上已混入的情欲的薄红,这些细微的变化在俯视着他的狡啮眼中,却是一目了然。

 

“宜野,用嘴。”

低沉的嗓音,来自恶魔的诱惑。

狡啮将手伸向宜野座脑后,宽厚的手掌略微施加着力道。宜野座也没明确拒绝,半推半就地伸出舌头舔了上去。

腥檀味道瞬间弥漫在口腔中,青年皱着眉停了下来。

头顶的狡啮笑着叹了口气。

“不行的话就别勉强了。”

对宜野座监视官的欲擒故纵向来屡试不爽,这在一课几乎是公开的秘密……果不其然立刻看到他重新将唇舌靠了过去,更直接将一小节含进了嘴里。

这个画面让狡啮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

第一次用嘴服侍男人,宜野座完全无法顺利容纳狡啮的雄伟。一边努力忍受口腔被入侵的不适,不断调整着深浅一次次尝试着,由此所造成的视觉冲击也让狡啮渐渐忘记了自控,拢住对方头部的手越来越用力,最终超过了初学者的承受限度。

宜野座显然是呛到了,猛地将嘴里的东西抽出来,随后捂着嘴扭过头去拼命地咳嗽起来。

 

被唾液濡湿的嘴唇,摩擦得鲜艳欲滴的嘴唇,紧紧包裹住自己的嘴唇……

停留在狡啮的视网膜上的,只剩下稍纵即逝的那两片柔软。

不行,弦被切断了,一瞬间。

 

拨开碍事的刘海,手指触摸到那咳得泛红的脸颊,顺着轮廓滑下去,执起他的下颚。

嘴角沾着属于自己的液体,拇指扫过轻轻替他抹去。

“……狡啮?”

“已经……够了!”

 

狡啮突然一声低吼,将宜野座整个从地板上拖起来甩回床上。

随后一翻身紧紧压了上去。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