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sche Manor

新浪@摄论太宫,
百度@橘淡香,
PP用笔名:柚木枝。

存文地(?)
陆陆续续搬过来(・・;)

©Torsche Manor
Powered by LOFTER

【PP·狡宜】《Special Stress Care》陆

***


——陆——

 

既来之则安之,可以一言以概括宜野座伸元对性的态度。

既不是厌恶、恐惧性的禁欲主义,也不抱有过多的渴望,可以说他只是单纯的因为忙于工作而无暇顾及这方面的问题。

但是因此而造成的经验不足也是事实。

面对狡啮这样的老手,可谓毫无招架之力。

 

这个时代的人若对人类最原始的欲望有所需求,除了向恋人提出邀请、在合法的前提下满足之外,求助于专门的护理部门也是一种选择。戴上虚拟影像的向导头盔,设定好符合自己爱好的虚拟角色形象,接下来一切都交给机器。

与其因欲求不满而造成对心理的影响,定期护理反而受厚生省所推崇。

然,宜野座接受那方面护理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已经记不起上一次这样的感触是什么时候了,也许根本就没有那种东西吧?

 

狡啮的手指隔着仅剩的一层布料上下滑动着,不温不火地刺激着宜野座的欲望。应该是还在试探中吧,无论是身体的反应还是心理的接受度,如果宜野座在这里激烈地反抗,狡啮现在的行为就无异于是犯罪了。

“……这个已经不属于执行官的工作范围了吧。”

宜野座茫然地望着天花板问道。

“嗯,当然。可不能对其他执行官要求这种事哦,宜野座监视官。”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呢……”狡啮吐了口气,“我考虑的只是这么做也许对你稍微有点用,不能对症就只能下偏方了,搞不好很有效哦。”

“这种理由我没法接受,交给私人护理系统不就……”

“哦呀……宜野,”

狡啮突然俯身遮住了宜野座的视线。

“刚才的话,我是该理解为对部下的体谅呢,还是说我连自动机器人都比不上呢?如果是后者的话……”

五指紧接着从内裤边缘滑进去,直接握住了精力充沛的部分。

“这可是有点看不起人了,不加把劲表现一下不行啊。”

 

制止的话最终没能说出口。宜野座神情复杂地望着狡啮在眼前晃动的影子,在狡啮执着的挑逗下渐渐松弛下来。

作为男人的本能让他难以拒绝这种行为,且若是真停下来,后续发展更让他头疼。

此外,性行为的合法性必须基于双方自愿,宜野座打从心底不愿意主动将狡啮推到违法的那一边。

脑中仍是一片混乱,只是和之前不知因何事而躁动的状况不同,现在宜野座清楚地意识到,是狡啮的所言所行占据了自己全部的思考。

对他来说,暂时是件好事。

 

调整着呼吸的节奏,依旧绷着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宜野座的反应冷静得全然不似正在接受性器按摩。不过这副一本正经的模样在狡啮将他的欲望吞进口中的时候终于全盘崩了下来。

“笨蛋……不用做到这种程度吧!……”

宜野座无力地推着狡啮的头,丝毫不起效果,反被狡啮不耐烦地嘀咕了句“别打扰我做事”。狡啮沿着根端重重地舔舐上去,满意地看到宜野座的腰猛地弹起不错的弧度。

“难得放松一下,再强忍着岂不是本末倒置,什么都别想好好享受不是更好?”

“我……没……”

“嗯哼……”

忍得住你就忍呗,在心里邪恶地补上一句,狡啮更卖力地品尝起来。

和自己不同,眼前的男人皮肤白皙而细腻,平坦的小腹上因为没有过多的肌肉使得触感更加柔滑,纤细的腰肢总给人稍不注意就能折断的错觉。

总而言之,一点也联想不到刑警的身体。

狡啮反复吮咬着宜野座大腿内侧的柔嫩肌肤,直至所见微红再转为以舌尖轻扫,隐含着灼热刺痛的快感似乎最受宜野座的青睐,这家伙意外的有些M体质……?

并不急着给予集中刺激,反而像按摩一般循序渐进地增加强度,享受着宜野座逐渐凌乱的呼吸、压抑不住的肢体扭动、以及越来越高频的颤栗。

没错,狡啮也在享受着,享受着让宜野座从自我禁锢中挣脱出来的成就感。

 

只是狡啮高估了自己的自控力。

虽然从没幻想过曾经的同僚、现在的上司在床上的举止,但是当那个几乎只有说话和怒吼两种模式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变换成难耐的叹息,其冲击力还是超过了狡啮的预期。

狡啮的情绪也在迅速升温,渐渐地有些把握不住轻重,呼吸也同样粗重起来。想碰触得更多,想使上更大的力气,到这家伙会哭出来的地步。

——现在自己脑袋里,确确实实已经实施了“犯罪”。

自己,有办法将之只控制在脑中吗。

 

突然想看看宜野座现在的表情,狡啮撑起身子望向宜野座的脸。

紧蹙的眉头,紧闭的双目,只有微张的嘴唇正吐着湿润的气息,刘海凌乱地散落在额前,平日里的冰冷融化殆尽。

这家伙,绝对料不到自己现在露出了多诱惑的表情……

狡啮看得出神,未曾想一直半搭在自己手臂上的宜野座的手忽然紧了紧,跟着便听到一声呢喃。

“别停下……”

声音的本人似乎并未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但是这种邀请对狡啮来说简直就像往烧着的火苗上浇上了烈酒。

不妙了啊……

笑着叹了口气,狡啮重新把宜野座纳进嘴里,一直深入至喉底,如愿听到耳边响起低沉的呻吟。

发间有手指温柔地穿梭抚摩着,可见这般服务让宜野座很是受用,而当手指渐渐使上了力道,同样身为男人再清楚不过这种信号。狡啮加快了吞吐的速度,舌尖顶在前端来回拨动着给予更强烈的刺激,宜野座猛地绷直了身体,紧紧扯住了狡啮的头发。

“狡……啮……放开我!已经……”

狡啮倒也没打算牺牲到这个地步,干脆吐出来改用手继续工作,顺便欣赏一下宜野座监视官高潮时的表情。很快便感觉到手中一波波脉动着,宜野座仰着头绵长地闷哼出声,射出的白浊溅满了小腹。

狡啮不知动用了多大的意志力,才制止了自己吻上那对翕动着的嘴唇的冲动。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