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sche Manor

新浪@摄论太宫,
百度@橘淡香,
PP用笔名:柚木枝。

存文地(?)
陆陆续续搬过来(・・;)

©Torsche Manor
Powered by LOFTER

【PP·狡宜】《Special Stress Care》伍

***


——伍——

 

房间的光线度在狡啮征求了宜野座的同意后要求AI家庭秘书调节成了夜间模式。

一沾上柔软的床面,坚守在体内的最后一丝气力终于也溃散殆尽,宜野座就着西装革履的模样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再动弹。

很快一只手探上了自己的额头,随后听到狡啮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所以都说了别把我当病人对待了。”

宜野座一扭头避开了狡啮的手。

“替换的衣服送来了,赶紧换了睡下吧。”

“等会吧……现在不想动。”

“那我帮你换。”

 

宜野座被架起来靠着床头叠起来的枕头重新放稳,动作轻柔小心,和眼前这个男人一点也对不上号。

对于狡啮慎也的异常,宜野座已经不想也无力去计较了。

亦或,不正常的其实还是自己呢。

漠然地看着手指从胸前一寸寸悬过,纽扣一颗颗被松开,宽厚的手掌扶起自己的背脊,西装被脱去。领带紧跟着离开脖颈,扣得一丝不苟的衬衫一点一点被打开,直到整片胸膛袒露出来。

宜野座终于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一把按住了狡啮的手。

“宜野?”

“后面我自己来就行。”

“也好,但你不是不想动吗。”

“又不是‘不能’动,”缓缓地清出一口气,“只是,身体很重……”

狡啮不以为然地坐在床边。

“肯定会这样吧,你都差不多四天没好好休息了,还能保持清醒也算是奇葩。”

“我也没想这么清醒啊。”

“有什么烦恼吗?”

“难道你想在这来个生活咨询吗,和你这样的人?”

 

身体的疲劳已经到了脏器都隐隐作痛的地步。

然而肉体越是松懈,脑内神经反而绷得越紧,喧嚣着,窜动着,一刻也无法安静下来。

究竟在焦躁些什么,自己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狡啮又怎么会清楚,呵。

 

“没资格讨论的话,就随便聊聊吧,反正你也睡不着。”

并不介意宜野座时不时像这样强调两个人如今的立场,狡啮催促着他继续换衣服,一边眯着眼睛扫了扫衬衫半掩下的光景。

“宜野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爱运动啊,几乎没什么肌肉不是吗。”

宜野座皱了皱眉:“我有在跑步。”

“只靠那点程度的?对力量培养一点作用都没有。”

“我们是靠Dominator抓捕犯人,不是靠力量。”

“万事都有个例外……不考虑下吗?有空的时候和我一起运动运动。”

宜野座突然猛地打了个颤。

在狡啮看来再普通不过的一句话,到了他耳朵里不知为何充满了煽情的意味。

原本在狡啮眼皮底下更衣就是件很微妙的事了,对方穿戴整齐,自己却刚刚将整个上身都暴露在空气中。究竟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

果然自己有点不太正常。

随后,在将手搭上腹部准备解开皮带的时候,宜野座终于察觉到哪里出了问题。

 

逐渐膨胀的硬度和热度,棘手的问题,太过棘手了以至于让宜野座当场失去了应对能力。

狡啮顺着他的视线瞥了一眼后,一时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那个平日刻板的青年眼睛里现在满是不安定的因素,仿佛做错了事的小孩一般闪着瑟缩和无措。被那种眼神一箭戳中要害,狡啮未多想便拉过他的手腕牢牢握住。

“男人不是常有这种情况吗,不用在意。”

动了动唇但是什么都没能说出来,宜野座只能摇了摇头。

“呐,宜野,问个稍微涉及隐私的问题,你……有多久没纾解过了?”

宜野座顿了顿,仍是摇头,末了用沙哑的声音补充了一句:“哪有那种闲情。”

“那可不行,对男人来说这也是压力来源之一哦。”

狡啮弯起嘴角笑着。

 

尚未正确捕捉这句话的含义,宜野座忽然被狡啮打横抱起来,移到了床中央。

“狡啮……?”

“变成这样更睡不着了吧。今天就牺牲一下,给监视官做个特别压力护理好了。”

不等宜野座开口再问,狡啮已经用行动给了他答案。

西装裤中鼓起的部分瞬间落入手掌温柔的包覆,缓缓按揉的同时另一只手利索地解开皮带抽了出来,纽扣和拉链的束缚一同被除去,黑色的布料整个向下褪了一截。

狡啮所施加的麻痹毫无预警,让宜野座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就丧失了反抗力。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