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sche Manor

新浪@摄论太宫,
百度@橘淡香,
PP用笔名:柚木枝。

存文地(?)
陆陆续续搬过来(・・;)

©Torsche Manor
Powered by LOFTER

【PP·狡宜】《Special Stress Care》叁

***


——叁——

 

“……可恶!”

心脏的鼓动激烈到快要跳出来,狡啮咒骂了一声拔腿向楼梯跑去,从成推的铝桶间隙一眼便望见宜野座举着枪的模糊身影。

 

【犯罪指数328,执行对象,解除扳机锁栓。执行模式切换为LethalEliminator……】

只是盗窃而已,为何会有如此高的犯罪指数?

宜野座绷紧了神经与犯人对峙着,红着眼睛的犯人如困兽般低声咆哮,即使已穷途末路仍显得充满威胁。

这种场面下应该干脆地扣下扳机才对。

——不,狡啮不在边上,由自己执行抹杀的话,会对尚不稳定的犯罪指数造成影响。

——超过了28点而已,嫌犯在犯罪现场的犯罪指数升降幅度极大,若是稍微给予一点空间,能够降至300以内转为执行麻醉模式当然是更好。

——狡啮太慢了!在二楼磨磨蹭蹭搞什么!

——先听听这家伙有什么抱怨吧。

杂念丛生,掩盖着最原本的犹豫。无论如何无法顺利地将力量灌输进手指,宜野座稍微降下了枪口的高度。

 

这一动作给了犯人喘回一口气的空档。

“为什么不开枪啊……原来如此,你是公安局的干部啊,没有带着那些狗出门,一个人不敢开枪啊!”

意外的展开让宜野座头皮一阵发麻。

“我只是考虑到以盗窃与冲动行凶的级别还有转圜余地,因此给你一个自救的机会。”

“盗窃……哈哈哈,”

犯人突然凄惨地笑起来。

“我想杀了他啊!不只是那个杂种,更想杀了那家伙啊!那家伙在外面找了女人,就把我和老妈赶出门了,老妈没多久就自杀了啊!现在居然要把店也交给那个杂种!”

一连串的咆哮让宜野座忘记了呼吸。

“我究竟哪里有错?一切都是抛弃我背叛老妈的那个人不好!那样的人渣,为什么还能若无其事的活在社会里?我的一切都被夺走了,你们公安局也是帮凶!”

自己的脑子里有什么东西被粗暴地拉扯了出来。

的确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却因为那些侵入头层的负面情绪而显形。

“反正这种事,你们这些色相干净的成功人士这辈子都想象不到吧!”

用毛骨悚然的音调讽刺着,犯人突然情绪失控,朝宜野座扑了过来。

Dominator的光芒也自对面同时亮起。

前一秒还威胁着自己的那双手,那张扭曲的脸,急速靠近的身躯,已然化为血稠满地。

 

“宜野!”

宜野座依旧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半举着枪,刘海与镜片后的眼球纹丝不动。皮鞋的大半面积都被溅上了血污,流淌蔓延过来的血液围着鞋底渐渐聚成了塘。

狡啮一把将他拉开,扣住了他的肩膀。

“宜野!没事吧?”

仍是没有回应。狡啮顿时紧张起来,抓着他使劲摇了摇。

“宜野!宜野座监视官!”

不知道是肢体的摇晃起了效果,还是对狡啮的高分贝有了反应,宜野座的视线总算是移动起来。

“……我没事。”

“不该从你身边离开的,是我失职了!”

“你的行动经过我的允许了,你没有任何责任。”

 

在宜野座伸元眼里,猎犬是为狩猎而存在的。

执行官是监视官的盾牌,然而比起保护监视官的安全,对犯罪心理的揣摩、以及对疑犯的追踪和抓捕显然更为重要。

猎犬有尖锐的利齿,牧羊人手中也有与之同等威力的猎枪。因此面对野兽,牧羊人应具备独自将其猎杀的能力,退一步至少也能自保。

宜野座伸元绝不是脱离执行官就寸步难行的无能上司。

这一次若真有闪失,失职的,只能是自己。

 

******

 

高度紧张过后的疲惫感如排山倒海,偏偏脑中被扬起的混乱因子仍在骚动着,结果又是回到了昨晚的状态。

仿佛抽去灵魂的空壳,连晃动一下都显吝啬,望着这样的宜野座让狡啮什么都问不出口。

更让他吃惊甚至愤慨的是,这个男人在回到警局后,换了备用的西装和皮鞋便径直坐下来,若无其事地写起今天的案件汇报书。

 

“报告明天再写也行吧?”

狡啮也跟着一屁股坐上宜野座的办公桌,一手搭在屏幕上充分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明天有明天的工作。”宜野座头也不抬的敲击着键盘,“把手拿开。”

换来的是狡啮“啪”地一巴掌拍在屏幕正中央。

望着嗡嗡作响的显示屏,宜野座叹了口气向后靠去。

“你就这么想写设备损毁检讨吗。”

“反正也没少写。”

“……狡啮,你今天吃炸弹了?”

“啊没错,然后眼前就有个举着打火机的家伙。”

 

狡啮承认得意外的干脆,让宜野座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方正在担心自己,他不至于迟钝到连这点都无法察觉。但是狡啮慎也对宜野座来说,并不是可以坦然接受那份关心的对象。

两个人身边的空气急速降压,形成了诡异的对峙局面。直到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

“那个,宜野座监视官在吗?”

“什么事?”

暗暗推了狡啮一把示意他从办公桌上下来,宜野座迅速站了起来。

“啊,今天早上辛苦你们了!之前那个案件的证物分析已经出来了……”

来的是三课的执行官,能替唐之杜把资料递送到一课,应该是相当好说话的人吧。

“麻烦你了。”

宜野座点了点头立刻走向门口,转过桌角的时候狡啮正巧从桌上跳下来。

然后宜野座就这样毫无预警地在狡啮眼前倒了下去。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