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sche Manor

新浪@摄论太宫,
百度@橘淡香,
PP用笔名:柚木枝。

存文地(?)
陆陆续续搬过来(・・;)

©Torsche Manor
Powered by LOFTER

【PP·狡宜】《Special Stress Care》贰

***


——贰——

 

宜野座一点也不想回忆昨晚的事。

那造成他失眠的元凶,一提起便有无止境的烦闷自胸口涌出。

见到他沉默,狡啮不知为何有点紧张,伸手便捉住他挡在额上的手拉开。四目相对,迷失焦点的瞳孔倏地抽紧,慢慢地又像被麻醉般松弛下来,好一阵安静后,才听宜野座叹了口气。

“犯罪指数稍微有点上升,也许是因为这次的案件。”

“上升了多少?”

“已经做过压力护理了,数值也回落了。”

“你……难道……”狡啮有些激动地圈紧了手掌中的手腕,“做了几次?”

“……三次。”宜野座的声音明显听上去底气不足。

“你是笨蛋吗!”

预料之中的怒吼,声波一直线穿透入脑,引起的头痛几乎盖过了手腕上的痛感。

“压力护理一天一次是极限,多做会引起神经方面的失调。所以你才会一晚上失眠吧!”

“这种事我当然清楚!”试图抽回手腕,但是狡啮握得相当紧,宜野座不知不觉也执拗上了自己的力道,“我自己有分寸!”

“喔——像现在这样的分寸?”

“啰嗦,放开我!”

 

单纯用言语无法激发的情绪,加上肢体接触轻易便纵成烈火。

果然后者才是导火索吗?

扯起嘴角笑了笑,狡啮干脆松开了手。和自己比起来堪称纤细的手腕上,赫然一排指印殷红。

“我说啊,宜野,我成了执行官后,是不是连碰你一根手指都不被允许了。”

宜野座的表情凝固了。

“以执行官的身份,是不是连担心你的资格都丧失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猎犬只要听从命令就好,除了追捕以外的意识都应该抹杀?”

“……狡啮慎也!”

鞭笞心灵的嗫嚅自语,不知擦出了怎样的伤口,竟隐隐作痛。

 

调整着椅背的高度,宜野座将自己固定在能完整看到对方的位置。

“狡啮,你在发什么神经?现在刑事一课的监视官只有我一个人,如果我的PSYCHO-PASS再出了问题,那才是形势严峻。个人的心理监护是放在第一位的。”

“那也不用这么着急吧,以你的数值再怎么上涨都还在安全范围内不是吗。”

“少说风凉话,你那时候不也毫无征兆就越界了!”

狡啮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捉摸不透。

并非乐意用旧事去刺激眼前的人,然而宜野座动了动嘴唇,最终没能说出任何弥补的单词来。

“的确呐。”

从桌上滑下来,狡啮伸向宜野座的手停在了半空,一摆又收了回来。

“那就祈祷今天无事太平吧,我回座位上去了。”

 

宜野座监视官的运气显然不是太好。

从狡啮座位上飘过来的烟味加重了头晕的程度,就在宜野座快要侧着脑袋睡着的时候,两个人手腕上的终端一齐收到了警报。

“嘁!真是不太平。”

狡啮抓起外套站起来,自然先向宜野座的方向望去。视线尽头的男人已然端坐在桌前,垂着眼帘平静地查看着资料。

“新宿地下商店街的一间酒吧被入侵了,犯人在窃取营业款的时候用餐刀将店主的次子刺伤,目前正逃往隔壁街区。工蜂已经封锁相关区域了,总部要求我们立刻前往抓捕。”

交代完任务概要后宜野座随即站起来,收起了所有的倦色,重新戴上名为公安局精英的面具。

“你没问题吗……?”

“狡啮,你要是还有点身为刑警的自觉,现在就先给我集中精神处理眼前的事情。”

“真拿你没办法……”叹了口气,狡啮从桌上抓起一只棕色瓶子递给他,“喝下去。”

“什么?”

“营养剂啦,稍微也能起点作用吧。”

宜野座皱了皱眉,照做了。

 

“今天只有两个人,不用出动护送车了吧。”

“少说傻话,你准备不带Dominator就出发吗。”

“疲劳驾驶可不好哦?”

“……我知道了,今天我也坐护送车。”

狡啮慎也的过度保护(或者说多管闲事),让宜野座的表情一直阴沉到了护送车后箱里。

“话说回来,犯人竟然是那家店主的长子啊……”一边确认着更新的案件情报,狡啮抬眼偷偷瞄了宜野座一眼。直觉这类的话题对对方来说属于潜雷区,果不其然撞上降至冰点的脸色。

“犯人是谁都一样,犯罪本身才是确凿的事实。”

“也许有什么隐情吧。”

“那种东西留着进审讯室再慢慢说吧,前提是他还有机会进去的话。”

“哇,真冷淡啊,监视官阁下。”

回应狡啮的则是一记冷眼。

对宜野座这样的态度,狡啮不知是该叹气还是该笑。

 

嫌疑犯最终逃入了一家处于搬迁状态的颜料工厂,昏暗的低檐厂房内四处堆积起高过头顶的铝制密封桶,地上还有随处可见的已被挪走的货物留下的痕迹。

踩着大门口的阳光,两个人的影子箭一般射入工厂深处的黑暗。

“分头找吧。”

“啊。”

默契地一左一右分头行动,只是和以往决定性地不同,两个人的身后如今都没有任何人跟随着。

一旦陷入颜料桶的包围,空气中漂浮的化学气味便刺激得让人睁不开眼。宜野座的脚步慢下来,漆黑的视野盲区一度需要扶着身旁的桶堆才能前进,在不知哪个转角处便可能与罪犯打上照面的紧张感中,宜野座渐渐迷失了自己该走的方向。

直到Dominator的枪口忽然对准了自己。

 

【犯罪指数56,宜野座伸元,公安局登陆在籍监视官,非执行对象……】

在Dominator无机质的警告下,狡啮诧异地垂下了枪口。

“宜野?你不是那半边吗?”

“……能见度太低了,已经分不清这里是属于哪一边了。”

简单说起来就是迷路了,不过狡啮也没有十足的自信不是自己走错了方向,这间工厂中的光线和气味的确是五感的大敌。

两人各自沉默地想着对策,突然听到头顶传来重物滚动的声音。

“二楼……?”

宜野座皱着眉向上望去。

“宜野,我上去看看,你在这里盯着大门,别让他跑了。”

“我知道。”

紧了紧手里的枪,狡啮往宜野座身后跑去。心里始终惦记着一抹违和感,现下也来不及细想了。

 

二楼到底一个人都没有。

意识到这个事实后,狡啮在同一时间猛然注意到了心底那抹违和感究竟是什么。

那种状态的宜野,现在正一个人待在楼下。

不,和犯人一起。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