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sche Manor

新浪@摄论太宫,
百度@橘淡香,
PP用笔名:柚木枝。

存文地(?)
陆陆续续搬过来(・・;)

©Torsche Manor
Powered by LOFTER

【PP·狡宜】《宜野,张嘴》

*存文。2013.5.20

*其实就是脑子里开了个洞……


————————————————————

《宜野,张嘴》

                      By 柚木枝



1、 

“把嘴张开点,好像连里面都伤到了。”

“我自己来就行了……”

“别逞强了,脸上你又看不见,别一不小心把药棉吃下去了。”

 

——放学后的医务室。

 

值班医生不见踪影,也许去用餐了,或者散个步,谁在乎。

那张洁白的空床上,一身灰尘和着血迹的少年坐在上面,满脸的不甘心。

 

“那群混蛋……你经常遇到这种事吗。”

沾了消毒药水的棉球沿着嘴角轻轻滚动。

“……和你没关系吧。”

宜野座扭开了头。

尽管这个优等生碰巧撞见了自己的窘境,碰巧又帮了自己,可没人规定他就必须一直负责下去。

“抱歉,从今天开始有关系了。”

不过优等生似乎和他抱着完全不同的想法。

“什么意思……好痛!”

“既然都被我看到了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今后就由我来保护宜野了。”

“谁要你保护……还有谁准你随便给人起绰号了!”

灰绿色的漂亮眸子向上瞪视。

“所以都说了好好把嘴张开啦。”

狡啮一手将他的下巴扳回来,提醒他重新张开嘴。



2、

“桑葚味的也不错哦,你要不要尝尝?”

“嗯?好啊。”

“那张开嘴……”

 

——休息日的甜品屋。

 

服务性工蜂偶尔从桌边驶过,靠近最外围的座位由于风大而没什么人。

狡啮和宜野座,一人捧着书册,另一边正敲击着笔记本电脑。

 

穿着私服的少年收起书本搁在腿上,用自己的勺子舀了一勺面前的雪糕递出去。

对面戴着眼镜的少年心思仍在作业上,只是探出身子张开嘴,下意识避免让雪糕化掉滴落桌面。

接下整勺冰凉后,又退回到了电脑前。

“味道怎么样?”

宜野座愣了三秒后突然抬起头来。

“嗯……有点酸。”

“哈哈,宜野不喜欢酸的啊,果然还是甜的比较好?”

“多嘴……你要试试我这边的吗。”

“哎?可以啊。桃子味?”

眼镜少年将屏幕按下少许,确认了一下自己的那杯冰淇淋在哪。

“就放在电脑后面,自己拿吧。”

“好。”

狡啮盯着面前专心做事的好友笑起来。

然后若无其事地舔了舔收回来的勺子。



3、 

“宜野,把嘴张开一下。”

“做什么?”

“今天在一本书上看到,人类的上颚被碰触的话会产生精神上的松弛感,所以想验证看看。”

“……哈?”

“你不好奇吗?也许对缓解压力或者色相管理什么的有帮助哦。”

 

——晚八点,宜野座的宿舍。

 

“……所以说,你就不能对着自己试吗。”

“对自己没什么效果吧,怕痒的人自己摸自己不也没什么感觉。好啦拜托,就一下。”

“真是受不了你……”

宜野座无言地放下手上的平板,对着狡啮张开嘴。

“话说在前头,可别咬我啊。”

镜片后面立刻瞪了起来。

粗糙的指腹在口腔上方来回摸索着,时而轻轻敲击,时而左右晃动。

宜野座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由于唾液难以吞咽,呼吸也开始湿润。

细白的手指很快抓住了恶作剧的那只手,游戏终止的信号。

“有什么感觉?”

“不知道……有点痒。”

“有觉得放松吗?”

“何止没有,反而更费神。”

宜野座说着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哦呀……这副慵懒、无防备的样子。

——这不是分明很有效果嘛。

“下次要试试手指以外的方式……”

狡啮暗自琢磨着,这话可不能给宜野听到。

 


4、 

“宜野,张开嘴……”

“狡……”

 

——他们在宜野座的公寓。

 

舌头从开启的唇间溜进去,勾缠住对方的舌。

语言被吞噬,只剩下交融的呼吸。

雪白的墙壁上,雪白的衬衫蹭出褶皱,扣得一丝不苟的领口间是雪白的脖颈。

狡啮紧紧揽住对方的腰。

宜野座在用力的亲吻中只能攀住面前宽厚的肩。

 

究竟是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呢。

不知不觉,狡啮慎也这个人已经一点一滴地渗透到了自己的体内。

职业适性诊断公布下来,狡啮握住了他的手,他没有反对。

狡啮说,今晚去你家吧,他没有反对。

像这样被推到墙边,堵住了双唇,侵入到柔软的口腔内,他也没有反对。

理所当然发生的这一切。

可是包围着自己的这份温暖,又能抓紧到何时呢。

 

“太好了,今后也能和宜野一直待在一起了。”

“……可别小看了监视官的工作。”

“就算再辛苦,抓着你的手一起走下去,一定没问题的。”

狡啮摩挲着宜野座润泽得晶亮的嘴唇,重又贴上了自己的。



5、 

“喂……宜野!宜野你没事吧?”

“别捂着鼻子……把嘴张大,深呼吸,没错……”

“没事了,我就在这……”

 

——狡啮慎也的卧室,凌晨两点。

 

躺在他身边的宜野座突然从床上弹起身子,动静太大一瞬间将他也从睡眠中扯了出来。

身体紧紧蜷缩,手掌交叠压住了几欲脱口而出的惊叫,却也间接让他忘记了呼吸。

狡啮伸手探过去,发觉颤抖的背脊上一片湿凉。

“冷静点……”

他将人拥进自己暖热的怀抱。

“做恶梦了吗?”

宜野座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不过关于梦境的内容则拒绝透露。

“……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吧。”

狡啮体贴地替他找了理由,带着臂弯里的人一起重新躺下来,手指温柔梳理着对方有些潮湿的头发。

“呐,宜野,以前说过的那个缓解情绪的方法你还记得吗?”

“……什么?”

“把嘴张开。”

头脑还未冷静下来,宜野座昏昏沉沉地照做了。下一秒狡啮的吻就贴了上来,舌尖抵着上颚灵活地扫动着,带起的酥痒感觉迅速霸占了所有的意识。

宜野座发出了如猫儿被挠了后颈般的甜美叹息,全身的力道都松弛了下来。

——果然要用手指以外的方式啊……

狡啮眯起眼来,将手指垫入对方颈后,轻轻按揉起来。

 


6、 

“来,张嘴。”

“别妨碍我……闲的话去找别人打发时间。”

“有时间说那么多话还不快把嘴张开。”

 

——刑事一课大办公室,晚十一点。

 

早就过了下班时间,刑事一课的新任监视官不但仍坚守在岗位上,甚至连晚餐都没用过。

四小时前,狡啮替他捎了个面包来。

去中央食堂吃完晚餐,小小加了个班,上健身房练完拳击,舒舒服服洗了个澡,还看了半小时书。所有能够消磨时间的事都做完了,同期居然还在隔壁办公室里挑灯奋战。

并且面包仍旧搁在桌角,全然被遗忘了。

狡啮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撕成小块的面包直接贴上了对方的嘴唇。

“好了,都替你把咬下来的工作省了,总不能连咀嚼都替你搞定吧。”

在键盘上忙碌的手指终于停顿下来,明显透着疲劳的眼睛向上瞟去,任命地张开嘴吞下近在咫尺的食物。

通过香气和味道的刺激,食欲就像被按下了开关。宜野座不知不觉开始主动凑向狡啮伸过来的手指。

——明明都已经空下手来了,却无意识地接受着送到嘴边的食物,一脸享受的样子。

“宜野还真是可爱,像仔猫一样温顺。”

狡啮口中温顺的猫儿立刻扬起视线瞪了他一眼。

随后伸出舌头,从指尖开始,细细地舔去了沾在手指上的生奶油。

 


7、 

“嘴再张开一点……”

“对……再深一些……”

“越来越上手了啊,宜野……”

 

——水声错落的淋浴隔间里,浅浅的呻吟融在热气蒸腾之中。

 

狡啮背靠着隔板,落下视线,微微眯起来的眼中透着满足。

下方的那对眸安静得与平时无二,此时被水汽蒙出一层诱惑,直直向上望来。

他用指尖挑开粘在额前的湿发,为了看得更清楚。

仿佛终于害羞起来,对方逃开了目光。

柔软的舌头贴上来的感觉很好。

湿润暖热的感觉也很好。

包括轻轻顶入咽喉的紧致感觉都不能更好。

狡啮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一手按紧了对方的后脑勺,用最后的意志告诫自己不要用力拉扯掌间碰触到的发丝。

腿上感觉到了抗拒的力道,苦恼的声音和自己的喘息混合在一起,越来越放肆,最终又一起回归平静。

他再睁开眼的时候,看到同时张开的眸间沁出一片泪雾。

 

“真是的……上哪里去找冲个凉都能发情的笨蛋……”

宜野座用手背压着自己的嘴唇,一脸的不满。

下一秒就被狡啮拽了起来,一转身压回隔板上。

“又是哪里的笨蛋一声不响咽下去的啊……咽下去了吧绝对?”

“啰嗦……”

“把嘴张开让我看看……”

手指兀自撬开牙关,揉搓着舌面,黏腻的娇喘不意泄了出来。

狡啮笑起来,就着这个姿势吻上对方的嘴角。

“不用发出这种声音我也知道……这次换我来。”

 


8、 

“怎么回事啊一脸疲倦的样子,现在还只是中午不是吗。”

“我知道……可恶,精神集中不起来。”

“很困?”

“啊啊……”

“唔……那把眼睛闭上。”

“这算什么……”

“然后把嘴张开。”

“哈?狡啮,这里可是办公室……”

“我知道,不会做奇怪的事的。”

 

——午餐时间,刑事一课大办公室里暂时只剩下两位监视官的身影。

 

宜野座半信半疑地按要求照做了。

静静候了几秒,一颗球状物滚入口中。

“什么……唔……好酸!”

大约是柠檬糖一类的东西,狡啮的手里正攥着浅黄色的玻璃纸。

酸味成放射状一波波扩散开,大脑瞬间清醒,宜野座下意识捂住了嘴,连生理性的泪水都从眼角沁了出来。

他不擅长酸的东西,狡啮一早就知道。

“怎么样,一下子精神起来了吧?”

被询问的男人只能瞪起湿润的眸子,一时还无法开口。

“……真的忍受不了的话就吐掉它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现在认输又不甘心。

狡啮盯着对面倔强的表情没好气地笑起来。

捉住对方的手掌整个拉开,紧接着扳起下颌凑了过去,叠上嘴唇立刻便能尝出柠檬的清香。

趁着宜野座失神的空档,探入的舌寻到了躲藏起来的那颗糖球,舌尖一卷掠回自己口中。



9、 

拥挤在杯中的冰块缓缓地转过半圈。

沾了苦涩的舌描摹着对面的唇线。

鼻尖蹭过鼻尖,挑逗的意味明显。

 

——难得的纪念日,交叠的身姿紧密无间,月色难融入。

 

彼此之间拉开呼吸,紧锁的牙关这才松懈。

宜野座不太想去考虑酒从哪里来,谁教会他的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

“你也会碰这种东西吗……真是让我吃惊。”

“接触之前的确是抗拒的,不过尝试过后反而觉得还不错……你不想试试吗。”

“我就免了。之前的柠檬糖也是,那家伙到底让你吃下去多少奇怪的东西。”

“哈哈……那个我也觉得不错啊。”

狡啮单手更收紧些,掌心贴着薄薄的衬衫摩挲对方的腰脊。前方的纽扣早已一颗不留地解开,裸露出的胸膛贴合,心跳传来。

琥珀色的液体含入口中,沿着锁骨向上流连,爬出一行痕迹。

“住手……感觉很怪……”

呼吸急促起来。

“偶尔让自己变得奇怪也没什么不好的。”

辛辣的滋味从嘴角渗了进去。

“你这是醉了吗……”

“跟这东西比起来,还是你比较容易让我醉呢。”

端在手上的酒杯摇晃出清脆的声响,唇贴着唇呢喃出同罪的邀请。

“宜野,把嘴乖乖打开……别拒绝我。”



10、 

这个男人懒懒地躺在旧沙发上,衬衫皱乱,领带也未好好系紧。

嘴角挂着刺眼的一抹轻笑。

抬起的手臂挡去面容,隔去眼神相交,阻去自己的探寻。

宜野座静静地站在一旁。

 

——这间房间本不属于他,今后将成他牢笼。

 

“呐,宜野,差不多该放弃了吧,已经没法像从前一样了。”

“不能再随便地调侃你、安慰你、给你保证了。”

“大概也无缘再从这张嘴里听到可爱的句子了吧。”

 

“……开什么玩笑,谁给你权利擅自做这种决定了。”

承加上的体重让狡啮下意识移开眼睛上的遮挡,还未看清眼前的状况,手腕已被捉住压至头顶,带着怒气的脸几乎贴上鼻尖。

男人无奈地主动溜开视线。

“……怎么了,难道还能说出口吗。”

从皮肤相接处传来颤抖。

“对着我这样的人,说‘爱你’什么的……办不到的吧。”

快点切断这可笑的奢望吧,对谁都好。

“闭嘴……别说得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

他曾经的同僚、如今的主人,轻易将撤逃的意识拉了回来。

 

狡啮哑着声音仰起头。

“那就说啊……张开嘴,发出声音,让我……”

没有来得及说完的部分被对方用嘴唇截住、用舌头堵了回去、尽数吞入口中。

——来自宜野座的无声的回答。



【完】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