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sche Manor

新浪@摄论太宫,
百度@橘淡香,
PP用笔名:柚木枝。

存文地(?)
陆陆续续搬过来(・・;)

©Torsche Manor
Powered by LOFTER

【PP·狡宜】《低等动物》

*存文。2013.3.2

*灵感来自陈奕迅同名歌曲。


————————————————————

《低等动物》

                    By 柚木枝



喉咙干涩疼痛。

一遍遍呼唤那个名字的双唇,终于筋疲力尽再也发不出声音。

舌尖无意识地探向唇边寻求帮助。

换来一个深吻,用自身的水分,滋润着每一寸枯涸的粘膜。

 


紧缚双手的领带被解开,缚印殷红是剧烈挣扎的证明。

另一条用来蒙住双眼,汗水与泪水将之浸渍得冰冷。

现在它也被取下,露出湿润微红的眼睛,在睁开与闭合间彷徨。

禁锢不再需要了,人质早已无力逃脱。

 


手臂裹上腰间,汗液湿滑衬得触感愈加柔腻,摇晃了大半个夜晚的腰骨溃尽抵抗,随着动作顺从地拱起弧度。

手指摸着尾椎的节数一路向下,指尖刺入股缝,黏滑一片中两具身体仍旧紧密地契合。

从深处延伸而出的热度让人陶醉,上位者贪婪地捻动腰杆,如愿感受到容器抽搐般收紧。

呜咽在喉咙深处颤栗,眸间水雾更添朦胧,从这个距离,他看得清楚,听得清楚。

 


当唇舌间的氧气不再充足,狡啮拉开了两个人鼻尖的距离。

“宜野身体里的感觉实在太棒,似乎又勾起我的兴致了。”

“别再动了……狡啮……我撑不住了……”

宜野座带着哭腔的求饶仿佛致幻的毒药。

阻止了一时躁动,却酝酿出更深沉的欲求。

“明明是个刑警……体力不过关啊。”

胸膛相叠,同样激烈的心跳,截然不同的心思。

 


肌肤的触感如此熟悉,发间的气味如此熟悉。

胸口的鼓动如此熟悉,拥抱的力道如此熟悉。

熟悉至怀念。

没有疏远,何来怀念。

 


白皙的大腿根部一片狼藉,干涸的痕迹层层叠叠。随着侵略者退出身去,刮擦过入口又引得全身再度痉挛。

对这具透支的身体来说,快感太过锐利,已成为负担。

狡啮撑起上身俯瞰着宜野座急速喘息的侧脸,想象着若坚持继续做下去,这个人是否也会像女人那样哭泣尖叫出来。

 

****** 


“借一下浴室……” 

“潜在犯的房间里可没有能够悠闲泡澡的浴缸哦?”

“……啊,淋浴就行。”

离开怀抱的身体迅速冷却下来,附着在身上的污浊变得不堪忍受。

勉强支起了身体,却掩饰不住关节酸软震颤。

“站得起来吗?”

回应狡啮的只有沉默。

“这个样子会滑倒的……我陪你去吧。”

宜野座想要反驳,理智对现状判断过后先行阻止了自己。

 


“区区一个潜在犯……怎么胆敢做得出这种事。”

“已经是潜在犯了,反而想做什么就去做了不是么。”

 


热水拍打在背脊上,眼前只有白色的瓷砖。腰后是狡啮有力的手臂,稳稳地支撑着他的重心。

指尖一圈一圈揉动着皮肤,最终滑入股间轻松刺入,两指撑开饱受蹂躏的通道,引导着浊液缓缓流出来。

宜野座咬着嘴唇无声叹息,攀住狡啮脖颈的手勒得更紧。

 


“这到底算什么……‘情爱’吗,或者单纯的‘性欲’。”

“不用考虑得那么复杂,我只是想要你而已。”

“开什么玩笑……这和动物的本能有什么区别,你已经堕落到这种境地了吗……”

“不对,人类也是一样的。因为需要,所以伸出手,我只不过是个人而已。”

 


精液的臭味随着流水消退,属于宜野座本来的味道重新鲜活起来。

狡啮抵着他的肩窝磨蹭着下巴,隔了一天未整理的短胡渣恶劣地摩擦出一片通红。

 


“呐,宜野,你绝对不会认同潜在犯吧。”

宜野座的身体在一瞬间僵直。

“我已经没有和你‘谈情说爱’的资格了,不是吗。”

对着蒸腾弥漫的水蒸气,狡啮想象着他的表情。

“但是,想要你的念头却不曾改变,甚至脱离了过去的思维而变本加厉起来。那就干脆听凭自己的本能,欲望也好什么也好,不想再克制了。”

指节在身体内部弯曲转动,露骨地挑逗着对方的情欲。

“即使留不住你的心,至少还能拥抱这副身体。如果连这点也不被允许了,至少还有亲吻过这双唇瓣、吮吸过舌尖滋味的记忆。既然已经不配碰触你的灵魂了,眼前尚能碰得到的部分,无论如何都不想放开啊。”

 


“又是这种完全理解不了的歪理啊。”

宜野座仰头吐出被点燃的呼吸。

“人类放弃自我约束、只随欲望起舞后,还有什么脸面自称为人。不过是自甘堕落的野兽罢了。”

那个地方被折磨得充血肿胀起来,每一下抽送都牵起丝丝疼痛,然而宜野座阻止不了自己。被拨弄的肌肉群下意识地绷紧,用更贪恋的态度裹住对方的指尖。

“……真是差劲。”

 


他推开男人对自己的扶持。

而后自顾自面对墙壁站稳脚跟。

花洒从左半边浇灌着肩膀,这样他不至于觉得太寂寞。降下腰的高度,向后挺起臀,邀请的姿势非常标准。

攀附住单调的白瓷墙砖的手臂边,最后点缀上自己湿润的头颅。

 


“进来。”

狡啮玩味地盯着他诱惑的中心,张张合合,隐隐绰绰。

“你还没发泄够吧,那就快点。”

重新将手指探进去,找到最薄弱的位置重重压下,那腰肢便跟着弹跳起来,大腿瑟瑟发着抖。

 


“宜野,想要吗。”

“现在的话……我不否认。”

 


手掌抚上胸膛,捉住兴奋挺立的乳头,狡啮啃咬着他的后颈。

“这样不就对了,很简单不是吗。因为想要,所以索求,然后得到满足。你想得太抽象、太复杂了,所谓情爱,也不过就是这样。”

“这不是情爱,只是泄欲罢了。”

宜野座困难地从喘息间挤出反驳。

狡啮不予置否,狠狠穿刺进他的身体,如愿听到高音在狭小空间中回荡。

 


“真的……在这里做就好?你会很吃力吧……”

“这里……就好,如果无论如何都避不开……至少在犯下罪行的过程中……流水也能将罪证洗刷掉。”

“太天真了,宜野……既然已经从内心认定了这是罪恶,为何还乞求为之开脱呢。”

 


伏在墙上的身姿不停向下滑落,最终跪在地砖上。撑住地面的手臂被重新拉扯起来,连着上身一起裹入厚实的怀抱。

狡啮将手臂垫在宜野座和冰冷的砖墙之间,与其一同沐浴在从天而降的洗礼中。

双唇相接情难自禁,吞噬着彼此炽热的呼吸。

狡啮吮吻着他脸上的水珠,舌尖咸咸涩涩,分不清是苦是甜。

 


你明明如此渴求,却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用刻意伪装出的距离,企图让我也脚步畏惧。

在这里正被洗涤着的罪证,难道不该是你自以为是的欺骗与伤害吗。

 


才刚清洗干净的身体重又溅上污浊。宜野座颓然向前倒去,又被狡啮拉回怀里。

将柔软无力的身躯整个扳过来,泫然欲泣的容颜躲在水帘朦胧后,妖娆得太不真切。

狡啮苦笑着摩挲他的脸。

“居然爽到哭出来……宜野还真是可爱。”

湿透的黑发一缕缕贴在脸旁,从发间投射出的目光茫然涣散,直到重新将焦点落定对面的眸底。

宜野座突然伸手将对方的脖颈勾过来。

然后覆上自己的唇,在对方的唇上。

 


“唔……宜野……!这种时候别挑逗我……”

 


回应他的是更缠绵的吻,主动、霸道、毫无理智。

环绕颈间的双臂颤抖着,近在咫尺的睫毛颤抖着,连贴合紧密的唇瓣也透着颤抖。只是听凭着本能的渴求,渴求着对方的温度和味道。

热流间歇不断地冲刷着头顶,停留在舌尖的气息下一秒便被带走,按捺不下的孤独感,忍不住想要索取更多。

一定谁都不会发现吧,那随着流水不停滚落的热泪。

一定,都会被冲刷得不留一点痕迹。 


 


 

【完】


————————————————————


附个低等动物的歌词:


《低等动物》——陈奕迅

喉咙很干,所以爱上你的吻
嘴唇需要觉得,曾被谁期待过
身体空虚,所以爱上你拥抱
胸膛需要记得,也被怀念过
何必需要动心,我只要相信我本能
需要就是原因,我是人
因为野性,所以爱上你指尖
胡渣需要觉得,曾被谁驯服过
因为寂寞,所以爱上你剪
体会需要记得,也被承受过
留不住你的心,我只要留住你的人
留不住你的人,也要留住一吻
擒住你的肉身,不需要俘掳你灵魂
像个低等动物,那么天真
两个人互相的欣赏,爱情不过是这样
给欲望找个对象,本质上都是一样
不要想得那么抽象,爱情不过是这样
做起来我们还不是一样
谈情不错,不过还有事要做
身体需要觉得,没被冷落过
说的太多,没有动作
为什么我等你,你等我就不算罪过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