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sche Manor

新浪@摄论太宫,
百度@橘淡香,
PP用笔名:柚木枝。

存文地(?)
陆陆续续搬过来(・・;)

©Torsche Manor
Powered by LOFTER

【PP·狡宜】《Scent Infection》

*存文。2013.4.26

*香水梗。


————————————————————

《Scent Infection》

                              By 柚木枝



——我的身上总能沾染上你的味道。

——不同的时段、不同的心情、属于不同的你、不同的味道。

 

 

“呐狡啮,之前我就想问了……你身上有什么东西带着香味吗?”

“唔?怎么了?”

狡啮抬起自己的袖子闻了闻。

“自己身上的味道通常自己察觉不到吧。”

宜野座凑过去更仔细地辨认着,从手臂到肩头,最后顺着气味来到颈间。

“这里特别明显……香水?”

“啊啊,稍微用了一点。”

自己有使用香水的习惯,都已经是习惯了自己当然是闻不到的,没想到对面的家伙鼻子还挺灵。

“宜野不用吗?”

“我可没那种兴致。”

“那培养一下?也没什么不好,香味有助于调节心情。”

“不必了。”

视线向上睨去,宜野座盯着对方在阳光下闪烁的眼睛。

“身边随时都闻得到这种香,自己用不用都没区别了吧。”

狡啮开心地笑起来。

“说得也是,话说宜野,你靠得那么近,一会儿也该沾上这股香味了。”

“说……说什么傻话,下节课马上要开始了,快回教室吧。”

 

 

——像这样每天形影不离,我的身上早就染上了同样的味道。

——等到察觉到的时候,身上的每一件衣服、每一寸皮肤,举手投足间挥散不去。

——即使你并不在面前,我也已经被你的气息牢牢捉住,想逃也逃不了了。

 

 

“喂……狡啮,你也适可而止少抽两根。”

“嗯?没什么关系吧。”

“怎么可能没关系!至少在我面前别太过分,回去以后西装上全是烟味……”

狡啮吊起嘴角,又深深吸了一口,径直走过来捏住宜野座的肩。嘴唇在颈间来回摩挲着,缓缓吐出薄烟。

“何止西装,你浑身上下不是早就染上我的味道了。从头发到指尖,从这脖颈,到膝盖内侧,到纤细的脚踝……”

宜野座猛地扭过头来,喝止的声音还未出口。

这次换成嘴唇,苦涩的味道一口气侵入意识。

日复一日锁在这间牢笼,眸中的光泽早变了危险的意味。粗暴、任性、时而不可理喻。

偶尔的温柔却让人陷得更深。

“真介意的话,就喷点香水盖掉它吧。”

宜野座没有回答,反而夺下烟头掐灭在指尖,随手扔到地上。

狡啮讶异张开的口,这次换成自己封住他的呼吸。

在见不到他的地方,到处都漂浮着他的气味,这种感觉让宜野座不悦至焦躁。

然而现在他就站在面前,自己除了对方口中的气息外什么都无暇顾及。

 

 

——甜的、苦的。轻快的、沉重的。

——愉悦、悲伤。或愤慨、或彷徨。

——我不需要自己的味道,光是属于你的那些就已让人喘不过气。

——除了我以外,还有谁甘愿从中一一感受。 



【Fin】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