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sche Manor

新浪@摄论太宫,
百度@橘淡香,
PP用笔名:柚木枝。

存文地(?)
陆陆续续搬过来(・・;)

©Torsche Manor
Powered by LOFTER

【PP·狡宜】《The Last Eight Years》03

******


——5:45 PM,格斗训练室。

 

 

驾驶员每天在这儿花费12至14小时,是睡觉时间的两倍还多,将这里视作驾驶员的第二个宿舍也不为过。不仅仅是为强化自身的战斗技巧和精神抗压能力,更重要的是通过在切磋中的不断磨合,同一组驾驶员之间能够更加了解彼此,借以巩固良好的合作基础——默契的配合才是发挥强大战力的前提。

佐佐山暂时没有可供“交流”的搭档,也不需要教员的指导,只求找个相对安静的环境调整自己的身体状态,或者称之为发泄精力。晚餐时间所有人都集中在食堂,直到昨天为止,这个时段的训练室还是他的专属。

然而现在……

佐佐山在前方隐约传来的棍棒交错声中不自觉提快了步伐。

 

 

待他看清比试中的两人,忽然又收住了步子,饶有兴趣地抵在门边静观。

相近的身高和体格,同样是白色背心搭上黑色宽松长裤,即使仅凭外在也很贴合“搭档”这个概念。你来我往的招式配合无间,攻防交替滴水不漏,不过佐佐山眼力好,看得出其中一人正在引导着另一个——这一点更是契合训练室的宗旨。

狡啮慎也和宜野座伸元,从昨天起配属至东京基地的新人驾驶员。于研修所中的模拟测试成绩同是39次出击39次击杀,眼前所见直观地解释了该记录从何而来。现在佐佐山能理解宜野座的感受了,若他是宜野座本人,恐怕也不愿意考虑第二人选。

 

 

宜野座很专心,注意力只在眼前,然而狡啮在一个侧身的空隙,眼角余光与佐佐山的视线打了个照面。他顺着宜野座的攻势退了两步,随即旋棍击开落至面前的棍尖,半截长棍借着余劲反向画圈一拨,架在宜野座的手腕上方,同时用下巴指了指门的方向。

宜野座会意,两人一同转过头去。

“配合得真精彩——”佐佐山夸张地鼓掌,主动朝他们走过来,“不愧是优等生,才来第二天就积极投入训练,简直要让人感动流涕了。”

他的目光检视一般扫过二人,随后停留在宜野座身上。

“这才是我们这些人该有的打扮嘛。你比我想象得要结实,穿着衣服还真看不出来。”

宜野座抿着嘴唇没答话,狡啮来回看了一眼,颇有些奇怪。

“宜野,出什么事了?”

“不、没什么。”

事实上他的好友否定得太干脆反而是种信号,狡啮很快明白过来,勾着宜野座的肩向自己身后按了按。

“这家伙很容易较真,还请前辈多多谅解,别捉弄得太过了。”

“嗨、嗨、嗨,这听起来像是在说‘别动我女朋友’。”佐佐山叉着腰嚷道。狡啮并没介意,只偏头笑了一下,不过宜野座的脸色不太好,这番调侃最终没继续下去。

 

 

“看样子你们已经沟通过了?”

“是啊,然后他选择继续陪你切磋,很显然没我什么事了。”

狡啮“啊”了一声:“我想他需要点时间来改变习惯。”

佐佐山瞟了宜野座一眼,嘴边勾起暧昧的笑:“如果10分钟之前我还能对这句话抱存侥幸,现在该是时候认清现实了。”

“什么现实?”

“他心里可容不下我。”

狡啮苦笑起来,单手将长棍支在地上。

“那么,你怎么样?”佐佐山随口一问,宜野座也跟着转过头来。

“我还没有接到指示。听说三课那台老机器在Kaiju上一次的进攻中受损严重,两位驾驶员受到不小的影响……”

“没错,两位美女……”佐佐山微微眯着眼,“彩果和小舞,都受了伤,精神控制能力一同降至标准线以下,现在应该还在医疗中心接受护理。……你也清楚,神经元的损伤是不可逆的。”

他想表达的意思很明确,三课急需一名新的监视官,这也是狡啮无法和宜野座组成搭档的直接原因——基地需要将他们拆开,分别利用。

狡啮点了点头,若有所思。一旁的宜野座冷不丁提了一句:“我记得昨天在会议室里见到,三课还有一名较年长的驾驶员?”

“你是指征陆智己?智叔是最早一批驾驶员,现在主要协助技术部进行新机甲的测试工作,实战都交给年轻人了。”

宜野座含糊地“嗯”了一声,没再多问什么。佐佐山又将注意力转回狡啮身上。

“说真的,你身手不赖,有没有兴趣和我痛快地较量一回——”

 

 

未等得及对方表态,三人手腕上的信息终端一同接入警报,同时广播里开始流泻出有着固定节奏的电子合成女声。

【紧急情况,请所有驾驶员速至任务指挥室集合。重复一遍……】

佐佐山当即收起脸上的挑衅,与面前二位交换了个眼色。

“——有袭击。”

 

***

 

“紧急情况”四个字听起来不太妙。

佐佐山跑在前面,带着狡啮和宜野座以最快速度赶到任务指挥室。他们不是最早到的,在首席技术顾问唐之杜志恩分析官背后已经站着内藤僚一和滕秀星——隶属一课的年轻搭档,驾驶机甲战士“暗蓝钢铁”。两人皆是全副武装,显然做好了随时出征的准备。

而在他们边上的正是三课的老牌驾驶员征陆智己。

“智叔,志恩,到底出什么事了?”佐佐山一步跨上前,唐之杜盯着投影监控屏无暇分神,征陆则应声回过头来。中年人的视线径直越过佐佐山的肩膀,竟是落在了他身后。

“……我们刚收到一个信号,异常的强烈,这次的Kaiju体型将会比以往大得多。”

“嘿,只是大一点而已,我们又不和它玩相扑。”

滕努努嘴,对高层的谨慎不以为然,才开口就被唐之杜反手拍了屁股。

“小秀,少得瑟两天,多活几年。两个月前的教训还嫌不够深刻?”

两个月之前Kaiju“独目”来袭,三课的机甲战士“林木苍翠”在旧札幌市外距离海岸线十五英里处迎击,虽然最后打败了入侵者,却也付出了机甲半损、驾驶员双伤的沉重代价。上一次的Kaiju体型已然刷新了历史记录,而今天的情形俨然像是重蹈覆辙的前奏。

 

 

“但我们不可能眼睁睁地站在这儿看!”滕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再过不足一小时那玩意儿就闯到眼皮底下了,我们迟早得出去拦住它!”

他的吼声还没消停下来,围在指挥室门口的人群突然向两边散开,西装革履、面容清秀的男人走进来,左眼角下有一颗泪痣,极为惹眼。

——东京基地的作战指挥官,藤间幸三郎。

“唐之杜分析官,汇报。”

藤间面无表情地来到监控屏前,眼睛只停留在需要停留的地方,没去注意在场的任何一个人。

“一个信号,预计将在19:00前后抵达东京湾,代号‘巨臂’。这只Kaiju的高度和重量都较两个月前那只变本加厉,长官……”唐之杜顿了顿,语气凝重,”单独作战可能行不通。”

藤间点了点头,脸色仍旧一片淡然,没有忧惧,也不存在激情。

“‘暗蓝钢铁’、‘薄雾玫瑰’,二十分钟内到达港口外沿,联合把守死亡冲刺线(注1)。”

 

***

 

目前驻守在东京基地的共有三架机甲战士。

林木苍翠(ForestGreen),第一代机甲,也是最早被设计出来的一批。参数指标平庸,在数年征战不断损毁的过程中多次修复改进。起初主要把守在东京湾沿岸,现调往作战压力相对轻松的北部地区,也算是对这台老家伙的一种体恤。驾驶员是三课的高见彩果和百田舞,一组女性搭档,不过经历过两个月前的事件,重新甄选组合恐怕已是必然。

暗蓝钢铁(SteelBlue),同样是第一代机甲,与“林木苍翠”先后开发而成,性能参数强调速度与力量,但护甲相对薄弱。在利马基地完成组装,起先部署于哥伦比亚麦德林港口到巴塔哥尼亚的基地沿线,后来被分配到东京战场。目前的驾驶员是一课的内藤僚一和滕秀星,两个人的战斗风格灵活,与机甲本身的属性相得益彰。

薄雾玫瑰(MistyRose),第三代机甲,两年前开发于日本本土,主设计师为唐之杜志恩,这个风格明显不同的名字也是她的杰作。去年4月启动,驾驶员是二课经验老道的组合霜村正和、霜村未由夫妻,作风稳妥,暂时未尝败绩。

同时,还有一台新机甲正处于最后的测试阶段。蓝色矢车菊(Cornflower Blue),最新研发的第四代机甲,预计今年年底可投入实战。驾驶员仍未决定,10月新到任的狡啮慎也和宜野座伸元都是预备人选,端看哪一组的通感进行得更顺利。(注2)

 

 

两台机甲战士如期到达指定位置,在港口前沿展开防线。所有人紧盯着投影监控屏幕,控制室内一片沉寂。终于,代表Kaiju的红色圆点进入监控范围内。

“……好快的移动速度。”后方人群里,不知是谁发出感叹。

征陆皱着眉,迅速和唐之杜交谈了几句,藤间不动声色地听着,难得回头环顾了一圈,随后转向唐之杜的方向下达指示。他的声音很轻,然而离得最近的宜野座等人还是捕捉到了话中的关键字。

他说,让“蓝色矢车菊”做好准备。

宜野座与狡啮对视了一眼。



【TBC】 

 

注1:死亡冲刺:指Kaiju从海中出现后,登陆沿海城市的最后一段距离,具体是指距离海岸线十英里的距离。为防止影响到沿海城市,机甲战士必须提前出动,阻止Kaiju进入“死亡冲刺”范围之内。(感谢豆瓣)

注2:三款机甲对照环太平洋设定中日本基地的探戈狼(Coyote Tango)、隐形浪人(Tacit Ronin)和回声军刀(Echo Saber),不过了解的听听就好,不了解的完全可以无视。这里用的都是PSYCHO-PASS中的色相名称,Forest Green都知道是大仓信夫的,Steel Blue是岛津千香的。(当然和他俩也没啥关系,纯粹取一课蓝色二课红色三课绿色,其他都是个人兴趣了)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