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sche Manor

新浪@摄论太宫,
百度@橘淡香,
PP用笔名:柚木枝。

存文地(?)
陆陆续续搬过来(・・;)

©Torsche Manor
Powered by LOFTER

【PP·狡宜】《The Last Eight Years》02

******


——2104年10月,东京基地。

 

 

由于Kaiju十五年前的侵袭,旧关西地区遭受到不可逆转的打击,城市被战斗机和导弹轰炸得千疮百孔,Kaiju的酸性血液造成的腐蚀和生态污染使得战后重建可能性归零。一部分人死去,剩下的人向首都圈聚拢,那些距离遥远的县市渐渐地被遗弃。

这儿有十二名驾驶员,平均地编入三个课:一课专注于首都圈的防御,重点守卫南部海岸线;二课主要负责首都圈外沿县市,同时兼顾北部海岸线;而三课的任务范围则向北延伸至广阔的谷仓地带,确保支撑全国粮食供求的全自动生产线——宇迦之御魂管理中心的安全。

现在,宜野座正式成为这十二人中的一员。

 

 

“——所以,你就是我的新监视官?”

站在宜野座面前的短发男人点上一支烟,透过腾升的烟雾注视着他。

驾驶员中有着“监视官”与“执行官”的区分。精神控制能力达标的驾驶员被称为Inspector——监视官,而那些资历丰富、战斗技术卓越,却在自控方面相对薄弱的驾驶员则被标记为Enforcer——执行官。造成这种薄弱的可能性很多:战斗中累计的心理压力,神经元反复接驳形成的疲劳或损伤,最直接的原因,是在任务中失去过自己的搭档。

在驾驶“猎人”时两名驾驶员的意识是连通的,共享一切观感。当其中一名受伤或死亡,另一名将清晰地体会到同样的经历,以一副活生生的躯体。留下来的驾驶员——当然,前提是得以幸存——往往遭受到极为严重的精神创伤,即使能够克服对驾驶的恐惧,也会在通感过程中难以自制地陷入过去的阴影。

驾驶员是贵重的人才,无法轻易弃用。因此东京基地采用一项协调方针,两名监视官可以结成搭档,但是一名执行官必须配备一名监视官。在共同操纵机甲战士的时候,利用监视官健全的心理、强韧的精神控制能力,来平衡执行官的精神状态。

监视官可以说是执行官的安全装置,而为了达成这一目的,则需要驾驶员之间完全的信任,敞开心胸,接纳、理解所有的伤痛——这并不容易做到,甚至比监视官之间的沟通困难得多。

不是所有的执行官都能找到合意的监视官,无法顺利完成通感的执行官要么选择留在基地里继续等待,否则只能申请调往别的部门。

眼前这名短发的驾驶员正是一位执行官,叫做佐佐山光留。

 

 

宜野座向对方点头示意,一边下意识退了一步,以躲避烟味。佐佐山敏锐地察觉到他的小动作,爽朗地笑起来。

“你要是不喜欢,应该直说。”

说罢径直将点着不久的烟掐灭在拇指与食指间。

“你还有什么不喜欢的,可以提前坦白,坦白是所有后续的第一步。”

“我以为不久之后你就能从我脑子里找到所有有用或是没有用的信息了。”

“不不不,这大不一样。你‘告诉’我,和我‘获知’,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桩事。”佐佐山瞄了他一眼,“就像一个女孩儿递给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和你从她的档案资料上抄下来一串数字,不用我说你也明白这其中的差距。”

宜野座皱了一下眉,他不太喜欢这个比喻。

佐佐山笑得更大声:“你太严肃了,简直像个老师。就算他们认为我需要个极度自律的搭档,也得考虑考虑契合度的问题……”

笑过之后,他正了正脸上的神色。

“不过现在你在这里,这说明你是个被西比尔系统判定为具备资质的驾驶员。然而,驾驶员不能单独上阵,你必须与其他人合作,首要条件便是能够通感。”

 

 

佐佐山一直在观察眼前的后辈。

犹豫、紧张、自我克制,那双眼睛里透露出来的全是消极的情绪,对方对自己几乎可以称得上抗拒。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对于一个新人驾驶员来说,只可能有唯一的答案。

“我想,你应该已经为自己选定了搭档?”佐佐山道,“那个与你一同接受培训,叫狡啮的小子?我听说你俩在研修所的时候一直在一起。”

宜野座的反应验证了佐佐山的猜测。他摸了摸下巴,表情颇为遗憾。

“世事往往不尽如人意,想必在研修所的时候你也了解到了,Kaiju的攻击开始变得频繁,驾驶员们的状况并不太乐观。执行官的比例在上升,监视官人数不足,恐怕无法给你挑选搭档的自由。”

“我知道,我会尽快调整自己。”

宜野座微微点头致歉。

“另外,昨天的会面上我注意到你的样子不太对劲,”佐佐山回想了一下,态度难得地正经起来,“你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儿吗?”

这个男人的观察力竟然如此敏锐,宜野座着实吃了一惊。然而深埋在心底的秘密蓦然被刺探,掩饰早已成为习惯。

他咬了一下嘴唇,本能地皱眉低头,对方已经给这次考核打了分。

 

 

“我大体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俩估计没戏。明天我去和上级反应一下人员调换的问题吧。”佐佐山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

宜野座一愣,下意识追问:“还没有进行过神经连接测试,你怎么能确定……”

“别逗了,自然状态下你的戒备倾向已经这么明显,在神经连接的时候大脑深层的意识会被增幅数倍,不用试都知道结果了。”

佐佐山盯着他,忽然又笑起来。

“不用那么沮丧啦,说老实话我也不太希望让你看到我的记忆啊……要往这样一张白纸上泼洒墨汁真是件充满罪恶感的事。”

被称作白纸自然令人不快,宜野座懊恼地瞪了一眼,发觉对方的脚步已经远离了。

 

 

他还来不及思考,身体先一步行动起来。

“等一下,佐佐山执行官!”

宜野座快步追过去,绕到男人面前。

“不要那么快下决定,我需要点时间!……我是说,我不了解你,这只是我们见的第二面,我需要一个熟悉、接纳的过程。”

“唔,合理的提议,”佐佐山将手插进口袋里,“不过就算我肯给你时间,Kaiju可不会等你。”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看青年的表情似乎仍不打算放弃,佐佐山觉得有些意外。他不怀疑自己的判断,宜野座潜意识里是拒绝接受其他人的,然而又偏偏坚持至此,非要跟自己过不去。这无法用单纯的固执去理解,青年良好的服从性和自我约束能力,确实是一名优秀的监视官必备的素质。

如果能够合作,他应该会是个好搭档——佐佐山咧了一下嘴角。

 

 

“两个驾驶员之间需要‘最紧密的连接’,彼此不存在秘密,或者共享秘密。你知道有一个非常速效的方式让两个人拉近关系——”

佐佐山忽然向前一步,抓着宜野座退到墙边,将他拘禁在自己的身体、以及墙壁之间窄小的空间里:“那就是上床。”

他能清晰地感觉到青年的肢体变得僵硬,眼前漂亮的墨绿色眼眸里填满了震惊。

“没有连接点,那就制造一个。你怎么看?”

“……别、开玩笑了……!”

佐佐山戏谑地吹了个口哨,当即退开距离:“于是我们之间最后一个可能性也破灭了。”

他好整以暇地靠向另一侧的墙壁,摸出一支烟来。宜野座定了定神,反而一步跨到他跟前。

“你这是在消遣我吗?!”

“生活如此沉闷……”

火苗在两人之间腾窜起来,舔着了烟草。佐佐山用力吸了一口,目光停留在对方身上。

“以后别穿正装了,”他用小指挑过眼前笔挺的线条,勾开一颗纽扣,“西装是给那些不用上前线的家伙准备的,你穿着这个,不方便随时去训练室流个汗,不方便随时出任务,也不方便随时找个角落……”

他顿了顿,盯着对面的眼睛,恶劣地动了动嘴唇。

——来一炮。

没有出声,不过他知道青年捕捉到了他的意思,那张精致的脸上又染上一层窘迫。

佐佐山愉快地大笑,拍了一下宜野座的肩,自顾自从对峙中抽身。

 

 

“等待新的安排吧——”

宜野座向着声音留下的方向紧蹙起眉,手指不自觉地将胸前的扣子重新扣了回去。 



【TBC】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