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sche Manor

新浪@摄论太宫,
百度@橘淡香,
PP用笔名:柚木枝。

存文地(?)
陆陆续续搬过来(・・;)

©Torsche Manor
Powered by LOFTER

【PP·狡宜】《The Last Eight Years》01

*架空,环太平洋设定借鉴。不过主旨不在战争,设定部分会尽量简略。

*人物出场顺序不按原著,时间表跟着PP走,比环太平洋晚一点(这些都是小事)

*CP感可能没那么强,基本清水,基调会比较沉闷。作者只是想作个死……


————————————————————

《The Last Eight Years》

                                                            By 柚木枝



——如果你问我,有一天面对死亡的时候是否会害怕,我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不会。因为我早已见识过何为“死亡”,从两个人的记忆深处。没有恐惧、悲伤和痛苦,而是不屈的斗志、希望的传承,以及,毫无保留的守护与关爱。他们是我的兄弟、战友、导师,我打从心底尊敬他们。并且,我希望在我死去的那一刻,能够给我的搭档留下同样的印象。


***


十五年前,拥有全世界最尖端技术、位于日本·东京的超级计算机群——西比尔系统,演算出了人类联盟即将进入以“国”为单元的时代、诸国战事终焉、共同抵御外敌的“预言”。

同年八月,第一头巨型不明生物——Kaiju,从太平洋底部现身,登陆美国西海岸,一夕毁灭了旧金山市。

此后,马尼拉、卡波角、大阪……一座座城市相继沦陷,难以计数的生命在袭击中丧生。人类终于开始反抗,共享资源、情报与技术,制造出和Kaiju身形对等的“机甲战士”,并甄选合适的驾驶员操纵这些钢铁巨人,击败怪兽。旧时代漫画中的描绘成了现实,西比尔的预言也得到了应验。



这个全球性的合作被称为“猎人计划”,这些巨大的机甲战士正是猎杀Kaiju的“猎人”,而操纵机甲战士的驾驶员们,无疑是这个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

——出色的驾驶员打造出最强悍的机甲战士。

定义是双向的,能够驾驶机甲战士保卫家园的人必然也是人类中的佼佼者。随着计划成熟运行起来,胜利越来越频繁,危机也被渐渐淡忘。Kaiju恐怖的身影、巨大的破坏力从人们的脑海中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对救世主的崇拜和向往。一时间,机甲战士的驾驶员被视作英雄,受万人拥戴,有志向者皆以此为人生的目标。

然而——能够胜任这份工作的人,少之又少。


***


——2104年3月,东京,日东学院学生食堂。



狡啮慎也放下手中的餐盘,坐到同窗好友对面。

“下周就要接受职业适应性诊断了,宜野,让我听听你的打算。”

他面前的青年正准备撕开面包的外包装袋,闻言抬起头来。

“之前的体检结果已经下来了,我在通感测试那一栏合格。”

“你是说——”

“对,我要成为‘猎人’的驾驶员。”



职业适应性诊断——西比尔系统通过对大脑声纹的扫描,精确分析每一个人的性格、经历与潜能,从而模拟演算出最合适的职业。十五年前的“预言”让西比尔系统成为日本国民心目中不可动摇的真理,几乎无人会违背其判定。

要成为驾驶员并非易事,最大的难关在于一项叫做“通感”的能力。单个驾驶员无法负荷机甲战士的意识传导系统,目前采用的双驾驶员系统需要由两名驾驶员进行神经对接,分别控制机甲战士的左、右半脑,共同完成任务。

任何人都可以锻炼体能,磨练战斗技巧,区别只在于达到同一效果所耗费的时长。而通感能力近乎于天生的,只有极少数的人具备这种资质,加上对身体素质的严苛要求,能获得驾驶员判定的人可以说寥寥无几。



青年的话显然让狡啮感到讶异。

“为什么执意要选这一条路?我总不会认为你也对‘英雄’这一类虚无缥缈的东西心存向往?”

“是,也不是。”青年扶了一下眼镜,“我要证明自己,给那个人看。”

“可你必须知道,成为驾驶员意味着什么。”

——战斗。肩负守卫亿万国民性命的责任,承受寻常人无法想象的压力,与最恐怖的生物殊死搏斗。这是个体面的差事,却绝不轻松。

“我当然清楚。”

青年叹了口气,交叉双手望着面前的人。

“有能力的人就该做与能力相符的事。Kaiju在十二年前踩塌了东京湾沿岸整个旧江户川区,如果我有能力阻止首都圈继续向后撤退的话,就不该指望别人来做这事。”

狡啮的眼睛亮起来,盯着他的好友,宜野座伸元。



“你下定决心了?”

“无需再议。”

“唔——那我也一起吧。”



完全超出预料的发言,宜野座咀嚼了一遍话中的含义,不觉恼怒起来。

“这不是开玩笑的事!”

“我可没在开玩笑,”狡啮耸了一下肩膀,“你这家伙脾气这么别扭,想必也不愿意让其他人进入自己的大脑吧?除了我以外,还有谁能够分享你那一肚子的心事?”

尽管这是来自好友的体贴,宜野座仍旧顾不上感动。

“驾驶员可不是想当就能当的,最关键的通感能力……”

“这可就是实打实的笑话了。宜野,你印象中有任何一件自己做得到而我却做不到的事吗?”

狡啮挑衅地扬起嘴角,宜野座暗自捏紧拳头。看来狡啮的体检结果上,通感测试必然也是合格的了。

“而且,”

狡啮顿了顿,调整一下呼吸,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庄重了一些。

“我认为你说的有道理。如果有一天Kaiju重新踏上这片土地,我希望能靠自己的力量争取活下去的机会,而不是躲在避难所里祈求救援。”



这不是一个美好的决定,选择成为驾驶员的同时,性命也不再属于自己。你生活中的一切将替换成艰苦的训练、危险的战斗,去猎杀、去守护,直到最后一头Kaiju倒下,或者倒下的是你自己。

宜野座有不愿意让步的坚持,可是狡啮呢,你的坚持何在?

他抬起头,用眼神询问对方。

“说起来,宜野,你就那么肯定那个人——他一定看得到你要做的这一切?”

狡啮跳过他的疑问,首先抛出了自己的疑问。

宜野座面露坚定:“只要我能够驾驭机甲战士击退Kaiju,他就一定会看到。”

“好,那我便奉陪。”

决定往往在一瞬之间,不需要深思熟虑,年轻人有的是勇气与热情。

宜野座心头一热,放弃顾虑,回报以一个微笑。


***


不久后,职业适应性诊断结果公布。

他们的综合评价点数位居日东学院的第一、二位,毫无悬念地获得驾驶员的适应性判定,毕业后一同进入“猎人”研修所接受培训。

他们住在一间宿舍里,睡上下铺,同时起床,一起就寝,形影不离。理论课程之后是基于模拟装置的练习,穿插着对耐力、爆发力和格斗技巧的训练。狡啮在行动力上更胜一筹,而宜野座对精神状态的控制优势明显。

他们对彼此了解得更深刻,从习惯到想法,从每一根发丝到指尖的纹路,无不牢牢刻印在脑海里。

他们几乎坚信不疑,对方会成为自己的搭档,他们正在为此做准备,而这样的结果,也理应在准备之下成为必然。



半年时光转瞬即逝,两个人以同样优异的考核成绩毕业于研修所,转入厚生省直属管辖的“猎人计划”东京基地。第一天,在诺娜塔顶层任务指挥室隔壁的一间会议室里,新入选的驾驶员与上司、前辈们、以及高级技术人员打了个照面。

——有一些东西毫无征兆地瓦解成了碎片。

不仅仅是因为宜野座被分配至一课,而狡啮则入编三课。

更让人措手不及的是,宜野座在排成一行的现役驾驶员中,一眼分辨出了那个人。 



【TBC】

评论
热度(3)